分享你所听过的民间鬼故事?

您正在阅读的内容是「分享你所听过的民间鬼故事?」, 本文有3327个文字,大小约为15KB,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希望大家能够看的开心哦~

    1、

    青衣女子上山后,立刻化为原形青狐跪在了我面前。我淡漠问:“何事?”青狐眼神坚定:“请神君助我成人。”我抬棋的手一僵,侧过头看了一眼青狐,哂笑了一下:“我一个被贬入凡间的神,如何助你?”顿了一下,又道,“由妖变人,逆天改命,必遭天谴,我劝你还是离去吧。”青狐不语,只倔强地跪在地上。我微一蹙眉,问:“你为什么想变成人?”青狐抬头,静默一瞬,将她的故事缓缓道来。她本是一只在山中修行千年的青狐,不通人事,修炼成人形后,懵懵懂懂就进了人世红尘中。没想到在山下游荡几日后,竟碰到了一些想调戏她的浪荡子。是王生救了她,将无家可归的她带回家,还因她一袭青衣,给她取名叫青女。说到这,青狐嘴角不自觉上扬,眼中光芒大盛。后来,后来王生高中状元,丞相想把女儿许配给他,王生以已有心上人为由拒绝了。丞相大怒,在金殿上诬蔑王生与考官勾结,才学名不符实,将王生下了大狱。后来王生被免除了功名,放还家乡。然后,就娶了青女为妻。

    2、

    夫妻相爱,已有五年,只是青女是狐妖,不能给王生生育子嗣。五年中,王生年岁增长,容颜也在改变,可青女容颜一丝不变,惹人生疑。村民说她是妖,王生半信半疑,质问青女。青女已经瞒了他五年,不敢再隐瞒,就告诉了他真相。没想到他竟被吓得晕了过去,夜里发了高烧,嘴中只喊着青女骗他。青女照顾了他一夜,第二天天一亮,就被他赶了出去。青女跪在家门外苦苦哀求,一堆人来看热闹。王生这才松口道:“只要你能变成人,我就让你回来。”青女无法,只好求助于土地公,土地公告诉她,附近有一处无佛山,山上住着一个被贬下凡间的司命神君宁缺,法宝无数,一定能帮她逆天改命。听完后,我气得咬牙切齿,这碎嘴的土地公。我转头看向青女,一拂袖子,一个貌美的青衣女子俏生生地站在了我面前。我冲她道:“我被贬下凡,出不了这无佛山,我虽知道逆天改命的方法,但一切还是要靠你自己。”青女盈盈拜倒:“青女晓得。”“从妖变人,须得换心、换骨、换血。血的事,你不必在意。但心和骨需要你自己去寻,心要百折不屈、一夕绝望之心;骨要高贵骄傲、轻薄下贱之骨,这骨嘛……一定得是一个女人完整的胸骨。”我伸手幻化出一张纸,“你只需按照这上面的人去找即可。让她们心甘情愿地给你。你可记下了?”“青女记下了。”

    3、

    第一个人名叫苏依依,是京城红筱楼的花魁。青女女扮男装见到她时,她正对镜梳妆,一个斜飞的眼神就叫人心神荡漾,果真是媚骨天成,风华绝代。苏依依发现这人倒是奇了,总是女扮男装来看她,也不知道她到底求个什么……“小娘子……你整日花着那么些钱来看我,到底是求什么啊?”苏依依倚着门框,扇着团扇,斜着眼看青女。青女脸红了一下,默默放下了手中的茶盏。她想直接说:你想要什么来换你的命……可是,这让她如何开得了口,苏依依又如何会同意?静默了一瞬,青女还是开了口:“你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吗?”顿了一下,“愿意用你的心去换的。”苏依依坐到桌旁,看着对面的青女,认真道:“姑娘要我的心有用?”青女盯着她,点了点头,苏依依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人家都是要我的身子有用,我的心有什么用?”青女听出她语气中的萧索讥笑,却还是道:“我真的有用,如果你愿意把心给我,我可以尽力实现你一个愿望。”“好,我要你帮我脱籍,我死之后把我葬在我父亲坟后。”青女愣了一下,没想到她这么痛快:“你真的愿意用心去换?”苏依依笑了:“你不知道……我做梦都想脱去贱籍。我这一条贱命又算什么?活着只能让别人亵玩,又有什么意思?”不到一天,苏依依看着手中的良籍,泪流满面。她妄想了很多年的事情,居然就这样实现了。当她躺在青女为她准备的房间里,喝下青女为她准备的迷药后,她的思绪有些迷乱。苏依依想起,很多年前家里获罪,全族男子无论老少全部被处斩,女子全部充入教坊司为妓,她本想就这样低贱潦草地过完这一生,可她偏偏,又在一个月前遇见了他,王生。他对她一见钟情,从此轻怜密爱,她以为自己遇见了良人,可谁知王生考中状元后,只叹她命运坎坷,却不愿娶她。她知道她出身贱籍,嫁不了他,只是心内终究还是有一些怨气,若他不能娶她,又为何要招惹她……如今她已经脱籍了,王生,若有来生……就在这时,一阵剧痛袭来,她彻底昏了过去。原来这一生,真正的好风光也不过是与王生相处的那二十天……青女将她扶起,趁夜,来到了她父亲坟前,将她放在早已备好的棺材里,合棺下葬。我在浮生镜前看着这一切,吃着甜瓜,哂笑。

    4、

    第二人是冷宫中的废妃,刘苏。怎么和她做交易呢?青女绞尽脑汁,灵机一动。是夜,冷宫突然阴风阵阵,刘苏缩在薄被中,还是被冻得瑟瑟发抖。突然,一个空灵的女声响起:“刘氏……刘氏……”刘苏浑身僵住,大喊道:“是谁?是谁在装神弄鬼?我已经落到这般田地,你们还不肯放过我!”空灵的女声再次响起:“刘氏,莫怕!我是来助你的……”一个青衣女子突然显现在虚空中,刘苏惊道:“你是谁?”青女道:“我是修行千年的狐仙,今日特来下凡助你。”“助我?”刘苏喃喃失神,突然目露狠光:“好好好!竟然有神仙助我,哈哈哈哈!”青女愣了一下:“我虽然助你,却有条件。”顿了一下,她盯着刘苏的眼睛道,“我要你的胸骨。”“我的胸骨?你拿去又何妨?”她冷笑道,青女只觉得她似乎已经有些疯癫了。“你会没命的。”青女默默道。“冷宫真的太冷了……不过才半个月,我已经受不住了,你觉得我能在这里一直活到老死那天吗?”青女道:“那你想要实现什么愿望?”刘苏从怀中取出一张泛黄的叠成方块的纸:“我要你帮我把它送到上清观,给言道长。”“就这么简单?”青女有些不信。“这不简单了,我出不去,道长又进不来,你可帮了我大忙了……”她嘴角微微勾起,眼波流转间,一股诡异的情绪流露。“好……那我何时能取你的胸骨?”青女问。“就现在吧。”刘苏苦笑。她喝下青女的药后,昏沉着,迷蒙间想起许多事情。她第一次见他是在状元游街那天,他穿着一身红色的衣服,戴着大红花。她一眼就爱上了他,她让父亲打听他,听闻他未婚配,高兴得都蹦了起来。后来,他们在灞桥边私会,他文采卓绝、玉树临风,她早将一颗心许给了他。她让父亲为自己提亲,但他却一口回绝,说自己已经有了心上人。那时,她悲愤伤心得想去死,后来,她听闻他因与考官勾结,被革除功名,弄回了老家,她又开心又难过。再后来,她进了宫,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贵妃的位置。但他前一个月又回到京城,居然又得了状元……当年的案子被翻查,竟查出是她父亲嫉恨贤才,打击报复。父亲下了狱,而她则被后宫的死对头构陷,说她未进宫前与人有染,皇帝一怒之下便将她打入了冷宫。啊,彻骨的痛苦!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在心内默念:王生!王生!我诅咒你,永生不得所爱,一生潦倒不幸!青女将那张纸交给上清观的言道长时,道长微微叹气:“真是造孽啊!”青女一时好奇:“造什么孽?”“这纸上写的是一个人的生辰八字,贵妃与我有言在先,若是她将这纸交给我,便让我做法诅咒这人……不得好死。”浮生镜后,我啧啧称叹:“真是狠啊!”眼波流转,“不过我喜欢。”

    5、

    青女将乾坤袋捧到我面前时,我轻轻吹了吹浮在水面上的茶叶:“你可想好了……人世间负心汉太多,你的王生未必不是其中一个。”我抬眼看青女,“为了他,废去千年道行,值得吗?”青女微笑:“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生生世世不相负,不同生但求同死。”顿一下,道,“这是我们成婚时,他对我发的誓,我知道他一定是因为我骗了他,所以才恼了我,若是我能变成人,他一定会原谅我的。”于是,我接过了乾坤袋,道:“随我来吧!”我们走进静室,一个巨大的冰火炉出现在我面前:“你本是妖,强行改命,只能熔断筋骨,去除心脏胸骨,重新塑形,其痛苦不堪言,你可能忍受?”青女微笑:“我能。”我将丹药放入她口中,冷冷看她一眼,一挥袖子,炉盖便升上高空:“进去。”青女纵身一跳,火焰瞬间高涨,我一落手,炉盖又回到原处。冰火炉,顾名思义,冰火两重天,以前的神多用冰火炉烧铁,上古玄铁都会渐渐融化,更别提她一个小妖了。炉火一次燃烧七天,每一天都比前一天热,最后在第七天热到顶点。炉冰一次冰冻七天,每一天都比前一天冰,最后在第七天冰到顶点。我第一次用这炉子,不知道是隔音太好还是她一直咬着牙,竟是一点声响都没传出来。七天之后,我从炉中将她捞出,她已经软得如一摊泥般,分辨不出形状,扒开皮和血肉,去除胸骨,众骨皆化;去除心脏,万血皆消。我将乾坤袋中的胸骨和心脏为她安上,咬破指尖,滴了一滴神血赠她,合上肉皮。默默念咒,只见她的骨肉血液迅速生长回归,整个人回归正常。只是她现在已经是一个人,一个真正的人了。青女向我拜别,我只是挥挥手,冷冷道:“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法力尽失的人了,自己保全自己吧。”青女走后,我抱着酒坛子痛饮一口,不知是对是错。

    6、

    一个月后,再从浮生镜中看她时,我吃了一惊。那个衣衫褴褛的女子,正痴痴地望着京城中凤莺阁前长身玉立、衣着华贵的男子。她猛地冲上前去,叫道:“夫君!”那男子周围的侍从赶紧将她拉了出去,她挣扎着叫道:“王生!是我啊!我是青女!我是青女!”王生愣了一下,让侍从停手,走到青女面前,细细分辨,蹙眉道:“真是你!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那侍从见他们确实认识,就将人放开了。青女爬到王生面前,刚要抓他的衣角,王生就嫌恶地向后撤了一步。青女愣住,手还停在空中,喃喃道:“王生!你不是说只要我变成人,就会让我回来吗?我现在已经是一个人了!”王生怔了一下:“你变成人了?”就在青女还要说话时,一个娇莺般的声音响起:“夫君,这人是谁啊?”一个明眸皓齿的女子挽住了王生的胳膊,打量着青女。青女的心脏开始紧缩,心脏告诉她,这就是王生要娶的名门闺秀啊!自己一个青楼女子如何比得上她……她再抬眼看向那女子的脸,胸骨隐隐作痛,是她?竟然是她!父亲政敌的女儿,王生,你怎么敢?青女看着女子已经开始显怀的肚子,明显已有三月之久,是他赶她出来之后,或者甚至是之前就有的孩子!她的头开始隐隐作痛。“啊!”青女嘶吼,王生等人被吓了一跳,那女子被王生护在怀中,鄙夷且吃惊地看着跪在地上的青女:“夫君,快把这个疯子赶走!”那些侍卫又来拖拽青女,青女死死地盯着王生的脸,一瞬间,血液逆流至头顶,过往所有的一切一股脑向她袭来。

    7、

    她终于明白了。王生救了青女,见她貌美,心生邪念,但他马上就要进京赶考,万一考上了,那些大官家的女儿可比青女有用得多了。只是,为防万一考不上,他便没有赶走青女,而是让她等自己回来。他进京赶考,考试前的一个诗会上,他被一个考官赏识,考官竟偷偷泄了题给他,还扬言要将自己女儿嫁给他。他高中状元后,瞧不上这个品阶不高的考官的女儿,便与刘丞相的女儿私会,但他之后又偶然得知,丞相早已为皇帝不满,为了避祸,他便又拒绝了上门提亲的丞相。后来,刘丞相查出他和考官暗地勾结,便秉公执法,割去了他的功名。他只好灰头土脸地回了家乡,但这一切,在外人看来,却像是丞相在蓄意报复。他虽娶了青女,但终究不甘心一辈子就这样过下去,于是,他借着一次进京的机会又找到了当年的考官,一起策划并陷害了刘丞相。那考官还有一个小女儿云英未嫁,他喜爱得很,于是回到家乡,便借着由头想要休妻,没想到青女还真的是妖,一想到一个妖和自己同床共枕这么多年,他就浑身发寒。他说青女变成人就让她回来,那是因为他以为她永远都变不成人。刘丞相被扳倒后,他进京赶考了,因为准岳父的关系,他一点也不担心这次考试的结果。那天经过红筱楼,他一眼便瞧上了苏依依,但这种女人,只能玩玩罢了,怎么能娶回家呢?于是和她说完一些大道理后,就跟她断了。他当上了状元,娶到了已经怀有他骨肉的娇妻。他本以为自己会就此飞黄腾达。没想到……没想到青女还会寻来,而且她还愚蠢地信了他,变成了人……他正想着,却看见青女一把挣脱侍卫,浑身开始泛起了浓浓黑烟,惊得话都说不利索了:“你……”青女向王生走来,嗓音尖锐,充斥着怨气:“夫君。”湛蓝色的天空一瞬间乌云密布,似乎要铺压而下。王生惊恐地看着青女越走越近,赶紧把怀中的女子扔了出去,想要阻挡青女的靠近,青女却一把将她甩到石柱上,血液缓缓流出,孩子是保不住了……王生发现,自己想跑却根本跑不动,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青女越走越近,最后来到他面前,轻轻地环住了他,带着往昔的温柔和甜蜜。王生想,她终究是不忍心杀自己的,刚要开口说话,就被一把勒住。她轻轻吻了吻王生,温柔道:“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生生世世不相负,不同生但求同死。”她的脸狰狞可怖,却仿佛爱极了王生,“夫君啊!我们一起死吧……”话音刚落,众侍卫惊惧地看着那女子抱着王生用蛮力将两人融到了一起,骨肉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看着浮生镜里的情景,脸色沉重,她已不是妖,终于因为怨气太重而成了魔。这倒也应了王生的誓言和道长的诅咒。唉!寄言痴小人家女,慎勿将身轻许人。

相关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