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5个灵异鬼故事-农村夜谈鬼故事

鬼大叔为您提供「农村5个灵异鬼故事-农村夜谈鬼故事」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有2774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1、

    一日,七叔路过村东头大水库,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

    水面上漂着一根苇杆。别的苇杆都是顺流而下,这根苇杆逆流而上,行走飞快,这还不算,本来苇杆都是飘浮在水面上,这根苇杆却是立在水面上。

    七叔是个明白人,一看就知道这东西在做祟,也叫勾魂儿,就是用它的反常引起你的注意,当你觉得反常去抓它时,它就会夺走你的性命,这叫借尸还魂。

    七叔不动声色,待那苇杆来到身边,他突然脱下裤子,露出那物,对准苇杆撒尿,那苇杆似有灵性,见状打着漩赶紧逃离。七叔分明听见一个女人在说:算你狠。声音渐远。

    七叔赶紧回家,便来问老娘,老娘今年九十多岁,听完变了脸色,喃喃自语地说:她终于来了。

    当天晚上,老娘把七叔留在房间,讲了一个故事。

    七十年代,生产队来了一批城市下放知识青年,都是清一色的青年小伙姑娘,他们战天地,斗严寒,发誓扎根农村一辈子。

    知青的生活虽然清苦,但并不痛苦,年轻人的心中都有远大的理想和抱负,当然更有青春期的躁动。很快,就传出有知青谈恋爱的消息。

    其中有个叫张卫东的男靑年疯狂地爱上一个叫刘红的当地女孩子,他们相爱,相恋,爱的死去活来,爱的形影不离,他们在一起度过了二年的快乐时光,他们曾经发誓,要在这里扎根安家,他们还考虑过结婚的日子。

    但随着运动的结束,一切都改变了,返城代替了一切,每个知青都为此忙碌着,张卫东也不例外。

    他利用关系第一批就办理了返城,不过他一直瞒着刘红,直到离开这里,刘红还蒙在鼓里,还认为张卫东进城是公派学习,毕业后就和她结婚。等一切大白天下时,张卫东已经返城上班,早把她丟到爪哇国去了。

    可怜姑娘被男人抛弃已是颜面尽失,未婚怀孕更是羞于见人,就在一天夜里,偷偷跳进大水库里,一尸两命。

    "她就死在水库边,你遇见苇杆的地方。"老娘说。"这些年她经常回来,抓一些替死鬼,没想到这回她连你也不放过。"

    "不就是当年你爹私自放了那小子,她一直记恨在心"。老娘恨恨地说。

    老娘话里有话,七叔硬是扣根问底。原来,当年村支书就是七叔的爹,张卫东返城的公章就是老爹给盖的,老爹当年也是一片好心,不希望看到两地生活,吃亏的还是姑娘。当张卫东把一切手续办妥,他毫不犹豫地给盖了章,只是老爹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姑娘外秀内刚,性格如此刚强,竟然一言不和,投水自尽,而且谁也没有想到她已怀有身孕?等一切发觉时,悲剧已经发生了。

    这些年,老爹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逢年过节,他和老娘也忘不了到水库边烧些纸钱,超度亡魂,后来老爹死了,也埋在水库边,这一次就是七叔到老爹坟前才遇到了那一幕。

    不过,他特聪明,眼见女鬼要出手伤人,他一急用上老娘交的"损招",你要我命,我给你"命根子",这女鬼只要还有一点廉耻之心,知道个礼法,就会"闪人",他竟然蒙对了。

    下一次呢?

    2、

    小时候听我母亲讲过一个鬼怪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华州有一位吴员外,以贩卖为生,多年来克勤克俭、苦心经营、富甲一方。此人宅心仁厚、乐善好施时常济贫扶弱。不管邻里谁家有难都会伸出援手、解囊相助;若遇灾荒他便不遗余力搭设粥棚救济灾民,大家于是都称他:吴大善人。

    常言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吴员外年过半百膝下还无一儿半女,于是他经常愁眉不展唉声叹气,心想:自己平日里行善积德、从来不干伤天害理之事,可是老天爷却不垂怜……

    说来也怪,五十四岁那年冬月吴员外的妻子竟然身怀六甲,令他喜出望外。

    次年秋月,正是药材收购的旺季,吴员外一天到晚忙得不可开交。这一日,他亲自带队将十多马车名贵药材贩往长安。从华州到长安有近二百里之遥,途中快到离西安不远的三义庄时,晴天红日却突然电闪雷鸣暴雨如注,车队只好到附近的药王庙暂避,不料大雨从未时直下到戍时,大家只好在庙中歇息一夜。由于旅途劳顿众人都早早入睡。

    子夜时分,大殿里鼾声如雷呼噜声此起彼伏,睡梦中吴员外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惊醒。只听见两个鬼怪在神像后面窃窃私语,其中一个说:“阎王爷命咱兄弟二人下月初八投胎到华州吴大善人家去当个耀眼虫(眼前一晃即逝,称为:耀眼虫)。”另一个说:“哥,咱俩好不容易转世投胎,还没等享受人间荣华富贵又得重返阴间落个短命鬼,这不是白白去阳世间一场吗?”哥哥悲啼道:“你最少还有十二年阳寿,而我只有三天。你就知足吧!”弟弟诧异道:“听说这位吴大善人乐善好施;夫人又吃斋念佛心底良善。怎么会断子绝孙?”哥哥说:“都是前世作恶太多、罪孽深重。”弟弟问道:“十二岁那年不知我是怎样个死法?”哥哥说:“你十二岁玩灯的那天深夜,我会变成一只铜盆大的蝎子去蜇死你……”正说话间突然远处传来几声狗叫,大殿里顿时变得寂静无声。听完这一切吴员外惊出一身冷汗,他暗暗记住一切,心里盘算着妻子分娩的日期。

    第二天一大早车队出发,不久便来到长安,买卖顺利、赢利丰厚;返回华州时又顺道捎回一些紧俏物品,又大赚了一笔。

    转眼之间就到了八月初八,子夜时分,在稳婆的精心照料下吴员外的妻子临盆时顺利产下一对男婴,两个婴儿白白胖胖、憨态可爱夫妻俩满心欢喜。未曾想产后第三天,两个孩子中的老大就突然不停抽搐,吴员外急忙命仆人去请大夫,谁知大夫还未进门,那孩子就咽气了。妻子伤心流啼、心痛不已!吴员外只得好言宽慰、耐心开导。好在小儿子平安无事健康成长,取名:吴五成。此后,吴员外便在家和老伴格外谨慎精心细致地照看儿子。

    一晃,吴五成年满十二。吴家张灯接彩大摆筵宴为儿子完灯,街坊四邻闻迅都纷纷前来祝贺,宴罢人散。吴员外牢记庙中所遇,他就命人仆人在院子中央架起一口大锅,倒满油,将油烧得滚烫。他两手拿着三年前就已经请铁匠打造好的一对三尺多长的反复磨得锋利无比的钢锥。让大家举着火把打起精神围坐在儿子床边,静静等待那妖物的出现。

    夜里丑时,大家听见墙壁上传来一阵悉悉嗦嗦的声响,只见一只铜盆大的蝎子翘着尾巴瞪着一双杏核大的眼睛快速扑向吴员外的儿子,说是迟那是快吴员外猛地举起钢锥一下刺中蝎子的背部,他两手举起钢锥迅速跑到油锅前将巨蝎按进油锅里,只听一声悽厉的怪叫那妖物便一命呜呼。

    后来,吴员外广结善缘,厚积阴德,母慈子孝,孙儿满堂,终养天年。

    2021年7月6日写于青岛,华州人:时三文。

    3、

    妈妈小时候正赶上粮食紧缺的年代,大米白面定量的。家里兄弟姐妹四人,妈妈老大,然后是二姨,三舅四舅怀中嗷嗷待哺。每天没有那么多大米白面可以吃,他们天天吃玉米面,菜就是家里种的西葫芦啊,南瓜,冬瓜之类的。有一次过年,每年过年都得给祖先上坟,家里上坟时候蒸的是白面包子,在那个年代,这真真是极好的了。刚蒸好,姥姥在哄四舅睡觉,妈妈负责把包子起锅。这是二姨从外面进来了,看见刚出锅的包子,拿了一个刚咬一口,嗷~~~的一嗓子就晕死过去了,姥姥和我妈赶紧抢救,但就是弄不醒她。正当他们都焦急的围着我一的时候,又听见嗷的一嗓子,跑出去一看我大舅也拿着咬了一口的包子不省人事。

    后继,姥爷被妈妈找回来之后,赶紧请了神婆给看看,说是姥爷的大爷嫌小孩子动了他的供品,不高兴了。后来,拿稻草,艾绳哥哥屋子角落里熏熏之后,二姨和三舅舅就醒了。

    4、

    我上小学时,村里有一个小房子,里面没人住,那时还小,在白天的时候我们经常会在门缝里看,里面堆的都是柴火,虽然白天我们好奇,会去那里,但是到了晚上,那里就像禁地一样,没一个小孩敢去那里,就算跟着大人路过那里,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恐惧,那时晚上一个人经过那里时,我都是飞奔过去的。

    有一次,我们一群小伙伴一起捉迷藏,刚开始玩的还好好的,也可能是人多的原因,到最后都躲到自己家里吃完饭去了,这样一来我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到了晚上,听到村里有一家子在找小孩,然后他一家一家的问,有没有看见他家孩子,那家人心急如焚,他母亲是边哭边找,当有人说去河边看看时,那家人哭的更厉害。

    然后我们几个一起玩的说道,之前一起捉迷藏,会不会还躲起来了,然后我们就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找,刚开始有人还说会不会躲在那间(就是我前面说的)空房子里,他家里人说他家孩子胆小,每次晚上经过那里都会害怕,不会去那里,可是找了一圈还是找不到,最后我们一起去那空房子里,他们用电筒从窗照进去,一看就是他家孩子睡里面柴堆上,大家都在外面叫他,可他怎么也不答应,大人爬窗又爬不进去,那家人只能把门踢开把他家儿子抱出来,出来后才发现那小孩满身是汗,还喘着粗气,就跟不能喘气一样。

    到家后他们请了医疗站的赤脚医生上门挂水,还请了村里专门看迷信的,说是小孩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说他脖子上有东西,我们都看不见,然后烧纸什么的弄了一阵子才好。

    那件事后,我奶奶他们都不让我晚上往那边去,说是以前有人吊死在那里,以前那里住的那家早就搬到外地去了,好几年都没看见回过家了。虽然我现在不相信那些鬼神之说,但是那件事也真的感到邪门,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遇到过类似的事。

    5、

    农村死了人都讲究烧纸制品,最常烧得就是金山银山,一套四合院的房子,金童玉女,还有就是男的烧个马车女的烧个牛车,不清楚什么讲究,烧牛车或马车是为了让灵魂在黄泉路上不用自己步行,可以坐车到达。但是有一家人为了显示一下与众不同,给他家果实的亲人烧了一辆汽车,当然在九十年代的时候都讲究雇个司机,祭品也讲究,直接在车里驾驶座位上给放了一个司机,纸人而已,当然这也没什么诡异的,只是半年后那家有一个小男孩哭着跟他爸爸说,梦到过世的爷爷了,爷爷告诉他:烧得那个汽车自己不会开,让那个司机开车他就不听话,开着车乱跑,让再给自己烧个马车。小孩子把这话告诉爸爸,但是爸爸是个经过高等教育的无神论者,只是认为是小孩子做噩梦罢了,没当回事。后来小孩子每晚都梦到爷爷,而且爷爷的脾气越来越大,后来小孩子每每睡醒总是哭还重复同样的话,后来有一天小孩子睡着后一直没醒,有呼吸,就是一直不醒。开车送去医院,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就任凭医生怎么抢救,孩子就是没有转醒的迹象,这时候家里人才觉得事态严重了,请了神婆来家里看,神婆看了一眼孩子又做了一下法事,对家里人说孩子的魂魄被爷爷拉去了,老爷子真生气了,骂你们不孝呢,其实老爷子也没什么恶意,只是想一起你们的重视,要不这孩子早没了,你们家人赶紧准备准备给老爷子烧个马车,他那边的司机确实不听话的很,老头很头疼,去哪儿都不听使唤,老头要自己赶马车去了。

    后继:家里人赶紧准备东西到老爷子坟前烧了,回到家孩子就醒了,妈妈喜极而泣,问宝宝怎么一直睡觉叫不醒呢。宝宝说我一直没睡觉啊,在咱家后面的山脚下跟爷爷捉蛐蛐儿呢。

上一篇:别墅
下一篇:稻田上的魅影

相关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