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月亮-猛鬼故事

您正在阅读的内容是「血月亮-猛鬼故事」, 本文有2519个文字,大小约为12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希望大家能够看的开心哦~

    血月亮

    在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路上,静禅小和尚正在急匆匆的赶路。舔着干裂的嘴唇,仰起头看看当头烈日,扬起袖口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

    摇了摇脖子上挂着的水壶,里面已经听不见有水的声音了。静禅不禁皱着眉极力的向远处望了望,看看能不能找到个水源或者是遮阳的地方。

    看了看远处似乎隐隐约约有片树林子,静禅扶了扶身后的背包,提起精神大踏步的向那里赶去。

    静禅是普月寺的和尚,这次是受师傅之命前往一个叫龟陀山的地方送一件东西。送什么东西师傅没有跟静禅说,只是临行的时候递给静禅一个大大的背包,背包里有一个黑色的瓷坛子。

    师傅一再叮嘱静禅一路上要小心看护这个瓷坛子,小心别因为摔跤或者怎样摔碎了这个瓷坛子,并叮嘱不到目的地,不见到龟陀山下面的村子里的吉元村长绝对不能松手。

    看着师傅那严肃的表情,静禅表示自己会用生命去保护好这个瓷坛子,保证完成师傅的嘱托。

    最后师傅拉着静禅的手,嘱咐静禅切不可自行打开瓷坛子观看,切记切记!

    辞别了师傅,静禅一路风餐露宿按照师傅事先画好的地图,风雨兼程,一刻也不敢耽搁。

    静禅一路上谨遵师命,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违背,小心的守护着背包里的那个黑瓷坛子。也曾非常好奇的想知道那个黑色的瓷坛子里,究竟装着什么?但一想起师傅那严肃的表情,就把刚起来的好奇心给打消了。

    这一天将近傍晚十分,静禅走到一片小树林子前。拿出怀里的师傅给画好的地图一看,不禁心中一阵狂喜。

    自己已经走了两个多月了,眼看着那个什么龟陀山就在眼前。再仔细的看了看地图,确认前方不远就应该到达目的地了,静禅赶紧把地图揣进怀里,大踏步的向前赶路。

    走出眼前的小树林,眼前出现了一座不大的土山,在半山腰的峭壁上书写着几个大字“龟陀山”。

    静禅心中一阵暗喜自己在天黑之前翻过这座山,就可以到达那个山下的小村子了。天黑了下来,今晚的夜空分外的晴朗,一轮圆圆的明月挂在空中,四周闪亮的繁星点点。

    紧赶慢赶,总算在夜半时分,借着明亮的月光,静禅看见了山脚下的小村子。还没等静禅走近,一个影影绰绰的黑影孤零零的站在了村口的路中央。

    “这大半夜的是人是鬼?不睡觉怎么在这里站着。”静禅小声的嘀咕着,侧着脸仔细的辨认着。

    “请问前面的可是普月寺的静禅大师?老朽是龟陀村的村长吉元。”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

    静禅一听,心中是一阵激动!自己两个月以来终于算是找到龟陀山的吉元村长了。等会把包里的黑色瓷坛子一上交,自己在这里美美的休息一下,明日就可以打道回普月寺了。

    想到这里快速的来到黑影的面前一看,一个身材高瘦慈眉善目的老者站立在面前。静禅赶紧的双手合十深施礼“小僧正是普月寺的静禅,让施主你就等了!”老者哈哈一笑,伸出双手“那就请大师把月灵童交给我吧!大师辛苦,你现在就可以回家了。”

    静禅一听,一边从身上解下身后的背包,一边心里感到了十分的不快。想着好歹我不远千里,走了差不多两个多月的路来到这里,怎么着也得请我到家里用顿斋饭,歇歇脚再让我走吧!

    没想到这个村子里的人这样的不近人情,想想算了,出家人不计较那个,回去就回去吧!反正安稳的完成了师傅交给的任务比什么都强。

    可就是把背包递给那个老者的那一瞬间,静禅感觉到了不对劲。原来在递的过程中,静禅的手触碰到了老者的手,那是一个彻骨的凉。

    静禅猛地把背包又重新的拉回到了自己的怀里惊叫道:“你不是人?人的手不会是你这样的凉。你快说你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半路上来抢这个瓷坛子?”

    老者一看静禅识破了他的身份,立刻就变了脸。一张又大又圆的像磨盘一样的惨白惨白的脸,五官挤在大脸盘子的中间深深的凹陷下去,没有身躯和四肢,只有数不清的条条抽动的触手一样的东西,漂浮在空中。

    静禅一见,大叫一声“千手蒲灵?你这妖孽在这里做什么?”静禅认得,这千手蒲灵是世间大恶之人死后阴魂聚集而生成的妖物。平日里师傅都会和他们讲关于世间妖物的一切事情,据说此妖物千年才会生成一个,很是邪恶难对付。

    那千手蒲灵嘎嘎的一阵大笑,伸出他那无数条触手就来抢静禅怀里的黑瓷坛子。静禅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这妖物的对手,今天只要是能逃得一命,已经是不行之中的大幸了!

    看这样子这妖物是一定要得到自己护送来的黑瓷坛子了,静禅虽然不知道这坛子里装的究竟是何物?但是师傅的嘱托一定不能忘,所以转回身抱着黑色瓷坛子撒开腿没命的逃跑了起来。

    没有用,很快那千手蒲灵的触角就把静禅抽倒在地,“扑通!”一声伴随着静禅的扑倒,怀中的瓷坛子“啪!”的一声甩了出去,碎裂了一地。

    只见眼前出现一团红红的红雾,慢慢的越来越浓,越来越浓。“完了!”静禅颓丧的喊道:“师傅曾经叮嘱过自己,千万不能让瓷坛子摔碎。完了,这接下来不知要出什么样的大事了!”

    果然,红雾里慢慢的出现了一个,似乎是刚刚睡醒的浑身火红色的大约有一米高的孩童。孩童浑身赤红,包括眼珠子都是红的,红的火热,红的骇人!

    看见出现的孩童,千手蒲灵“嘎嘎!”狂笑着飞到孩童身旁“月灵童你自由了,快来,我们一起去快乐的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月灵童?”静禅知道坏了。据师傅给自己讲过,这个月灵童是孕妇死亡的时候没有出世的孩子的怨灵所化,阴灵无比,能让天地变色,涂炭生灵。“完了!要出大事了。”静禅急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这时只见那个月灵童飞身跳上了千手蒲灵的身上,两个妖物转眼就奔着前面的那个村子而去…

    “不行,这两个妖物到一起一定是去祸害村子里的百姓去了!今天就是拼了性命也要阻止他们。”静禅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跟着而去。

    还没等静禅跑到村子里,远远的村子里就传来了惊恐的哭喊声。瞬间只见天空变了颜色,所有的一切都笼罩在一片血色当中。

    静禅惊异的抬头一看,顿时吓傻了。天空中的那刚刚还明亮的月亮,此时已经变成了猩红色,妖异的挂在天上。

    “不!”静禅跑进了村子里,村子里现在发生的一切简直可以用人间地狱来形容。只见到处都是阴火,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在阴火里翻滚哀嚎,空气中弥漫着阵阵焦糊的味道。

    “阴火?”静禅明白,这阴火一定是刚才那个妖物放出来的。阴火是至阴之物,摸不着看不见,专门的包围活人,让活人在一簇簇的阴火中燃烧殆尽。

    静禅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眼睁睁的看着满村子几百口人挣扎在死亡之中束手无策。

    再看那两个妖物,不停的飞舞回旋在村子上空,那个月灵童还在不停的从口里释放阴火出来。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求求你们了,放过这些可怜无辜的村民吧!有什么你们冲着我来好不好?”静禅双膝跪在了地上,面对满地被烧焦的尸体泪流满面。

    正在两个妖物肆孽作恶的时候,突然半空中炸响了一声惊雷,瓢泼的大雨从空中泼洒了下来。

    阴火渐渐的熄灭了,一个老和尚手里敲着木鱼出现在了两个妖物的面前“阿弥陀佛!大胆妖物怎可造此大孽,难道你们就不怕遭受天谴吗?”

    听着熟悉的声音,静禅激动得热泪盈眶,大喊一声:“师傅你老人家可来了,弟子无能,有负师傅的重托,师傅你快救救这些村民吧!”

    老和尚轻轻的摇了摇头“天意如此啊!老衲也是失算了,错不在你一人啊!”再说那两个妖物,一看这老和尚竟然搬来天水灭了阴火很是恼怒,齐刷刷的奔着老和尚俯冲过来。

    老和尚也不言声,只是把手中的木鱼敲得更响了。一边敲一边的招呼着静禅跟着自己往村子外面撤“村子里已经没有活的生灵了,我要把这两个妖物封印在这座村子里,让他们永世为这些枉死的村民守灵。”

    “咔咔咔!”天空中又接连响起几声惊雷,一个个闪电不停的击穿在连个妖物的身上。伴随着阵阵凄厉的哀嚎,两个妖物转眼化成了一块焦黑的石头塑像。月灵童骑在千手蒲灵的身上,挺立在村口。

    空中的红雾慢慢的散去了,月亮也渐渐的泛出白色清冷的光辉,一切似乎都恢复了平静!

    静禅跑到那妖物化成的雕塑面前用手试探着摸了摸,硬硬的凉凉的,已经变成了坚硬的岩石了。

    老和尚叹了一口气,幽幽的道出了其中的缘由。原来大约在十年前,有一个即将临盆的官家夫人,因为夫家犯了大罪诛连全族,夫人在家奴的护卫下逃到了这个偏僻的村子。

    当时的村长包括全村人在内,怕收留此孕妇会牵连村子里的人,于是狠心的把即将临盆的女人赶出了村外。

    没想到还没等赶出村子,官府的追兵就赶到直接把即将临盆的孕妇砍死在村头上。孕妇在临死前哀怨全村人的见死不救,于是发下毒誓,自己腹中将要降生的孩子化身为怨灵,一定要全村的人不得好死!

    事后全村子的人都对自己的见死不救觉得挺愧疚的,于是在村子外找了一块好地方,好好的把这个孕妇埋葬了。

    那时候正赶上静禅的师傅游方来到了这里,听说了此事以后,伸手一掐算,暗叫不好!原来那个孕妇腹中的孩童已经出世,已经化成了月灵童,不日将来屠村。

    于是在村长的请求下,老和尚收服了还没成气候的月灵童。和村长约好十年期限,老和尚先带着月灵童回寺院,先用佛家的经法度化他。

    十年后老和尚会派手下弟子护送月灵童回来,到那个时候只要老村长带领全村人,把月灵童送回到他母亲的墓中,所有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

    千算万算没算到半路杀出来个千手蒲灵,半路上释放出来月灵童,害得一村子的人死于非命。

    “看来一切都是天意啊!一村子几百口人只是一时的罔顾两条性命,却要一村子的人来陪葬。也许这就是解不开的因果循环吧,不是我们人力所能阻挡的!”老和尚感叹道。

    “那我就不明白了,师傅为何不在当初就把这月灵童魂魄打散,也就不会有今日之灾祸了?”静禅对此十分的不解。

    “万物都有他的劫数,在月灵童劫数不到的时候,为师也不敢违背天意!就像大恶之徒做了那么多的坏事,却迟迟遭受不到天谴是一个道理。俗话说时辰未到,天奈我何!”老和尚转身轻轻道:“我们该回去了。”

    东方泛白,静禅搀扶着师傅慢慢的走向了回普月寺的路…

上一篇:孟婆汤
下一篇:家蛇-鬼故事

相关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