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中的杀鬼游戏

鬼大叔为您提供「梦境中的杀鬼游戏」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有3131个文字,大小约为14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爷爷说我生来就能够遇到鬼,对鬼魂也有一些克制能力,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直到一个梦境……

    一个独立的房子,房子外面一条河……

    我是个十足的吃货,以至于在这个梦境中第一个感觉,是不是有吃的?

    寂静无比的空间,却是和实际情况一点儿都不同。不过,眼前再度看到的世界,却是让我感到惊讶不已。

    随之而来的感觉,是震撼。惊讶已经不能够形容我此时的心理感情了。我一睁眼,就看到一张脸,却是把我吓了一跳,刚起来的我又趴了下去。

    我差点就要被吓得沉睡过去,可是冰凉的地面唤醒了我。

    我再度抬起头来,还是那一张熟悉无比的脸。

    李蕴。我面前的脸,是李蕴。是初中时候的李蕴的面容。我绝对不会记错。

    我使劲捏了捏自己的脸,痛死我啦!这又是事实?可是我刚才看到的李阿姨和婴儿时候的李蕴呢?

    难道说我睡了十六年?那我得有多么老了!

    我赶忙爬起来,顾不上面对面李蕴的惊讶的目光,就去照镶嵌在墙上的镜子。

    嗯。嗯?我还是我,什么变化也没有啊!一点儿都没有老。可是,这么快李蕴就长这么大了?

    用手捏自己的脸已经无法判定到底是虚幻的空间还是实际的事情了。我的思维已经彻底的陷入了混乱之中。

    短短的时间,如此之快,我面前的李蕴会不会是一个怪物?想到这里,我盯着他,不由得后退了两步。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尽量远离才是最好的选择。

    等会儿!镜子……我不相信地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这的的确确是李蕴的房间不错啊,什么东西都没有改变,哪怕是一点儿移位都没有。

    看到我的动作,我看到他看我的脸却是更茫然了。

    “李奇,你干嘛?怎么怕了我呀?后退干嘛?”李蕴说着,又离我走近了一步。当然,与此同时我也是后退了一步。

    镜子镶嵌的地方离另一面墙上的窗户不远。我这一退,也是来到了那个窗户边。

    “不要退了!”我看到李蕴的神色却是突然变得十分紧张和焦虑起来。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不能再后退了?就算后退虽然有窗户可是还有墙呢不是吗?这一次却是变成了我十分的茫然和不解了。

    茫然的我却仍然对李蕴时刻保持着警惕。突然长大的他太可疑了。万一是个危险分子呢?

    “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你过来我立刻翻出去!”一想到李蕴的房间在一楼,窗户外面就是平地,我便一阵兴奋。看来老天还是给了我退路的啊!

    “额,不要冲动啊,老朋友。你我都这么多年了干嘛信不过我呢?如果你要跳窗。你看看外面。”他无奈地双手一摊对我说道。

    外面怎么了?我很是疑惑,却又担心可疑的他趁机在背后对我下黑手。

    可是好奇心重的我还是转过脸去了。好奇心害死猫,我这一看,却是吓得魂都丢了。

    这里是一楼,不错,可是外面却成了一条河!一条河就算了,我看到河里面漂浮着各种肢体,还有许许多多的头颅不停地在水面上下浮动。整条河的水都成了红色,看得我恶心不已。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强压着心头的恶心感和胃里面翻江倒海的不适,问道。

    “接着,”他却是不正面回答,先抛过来一把枪,“你要用这把枪,去打那些河里面上下浮动的骷髅头。满一百个,我们就可以解脱了。如果打到浮着的肢体,扣十。扣满一百,你就只有死亡了。你是我的好朋友,但我必须等下一个同伴。提醒一下,子弹无限度使用。”

    这还是我认识的李蕴吗?我的好朋友?这个……怎么听起来像是一个游戏样的?死亡?为什么他不会?他成了这里的守护者,可是为什么又会知道和我是好朋友?

    样子。然后他不再言语,径直走到窗户边,我的身旁,朝窗户外面举起了枪。

    我脑子里现在已经是完全处于混乱的状态了。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游戏?满一百个头颅,出去?出到哪里去?

    可是正在我发着呆的时候,李蕴已经来到窗户边上做好了准备。

    他的枪已经握在了手上。然后,扣动了扳机。我看着他第一发子弹并没有切中头颅,反倒是切中了一块漂浮着的肢体。

    按照游戏规则,自然不用多说,还没开始他的成绩就出现了负十的情况。

    而成绩牌出现在哪里呢?室内自然是没有的。我们两个,就有两块成绩牌,各自挂在窗子外面我们的正前方的空中,就那样漂浮着,记录着我们的命中数。现在,我们两个,我是蓝色的零,而他,则是鲜红触目的负十!

    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也是把他自己弄得懊恼不已。这失手就算了,为什么偏偏还要射到那些漂浮着的肢体上面去啊?这可真就有蛮背时的了啊。

    他无奈地收回了手枪,对着枪管吹了吹气,希望借这口气通一通灵,给自己和枪之间建立某种联系。至于这是不是有用,我也不知道。后面,我总觉得是运气使然而已,并不存在这什么吹气什么的。

    可是,谁又知道呢?我不是造物主,你也不是。

    紧接着,他再次抬起了枪。这一次,连续十发子弹打出去,弹无虚发,全部打中那些头颅。可是这样好的成果却才刚刚抵消刚才第一次失手犯下的错误。

    现在,他的成绩仍然是零。

    说来也真不厚道,打错一发扣掉十,可是打中一个头e颅却只给一。可是这就是游戏规则啊,这个不知道从何而来谁来定制的诡异的游戏的规则。我们也只能够遵从。不然,谁都不知道,下一秒将会发生什么。是自己身首异处,还是……

    他成绩归零了,我也不能够就这么看着对不对?我掂了掂自己手上的枪,并不是很重。至于后坐力呢?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看着李蕴发射子弹的时候,手和手上的枪并没有怎么颤抖。

    我来到窗户边上,站在了李蕴旁边。尽管我一百个不愿意。

    如果是你,你相信吗?这还是个人吗?就算植物打了什么生长激素,也不会有这么快啊!

    我也跟着他的节奏,抬起了手中的枪。至于身体,还是稍微隔出了他一点距离,靠在窗框上。而他好像也是没看见似的,对此并不是特别的在意。

    “叭!”我打出了第一发子弹。

    可是很遗憾,没有打中。那个骷髅头还在对我示威似的不停地上下沉浮着。我有点懊恼,可是却还存有一点庆幸。

    幸好我没有打到那些漂浮着的肢体不是吗?所以我现在还是零。

    可是,李蕴接下来的一枪却是发挥得相当出色,直接命中眉心。他的成绩1。

    之后就是接连不断的枪击声。我们一枪又一枪地开着,一次又一次地命中,一次又一次地失败。期间有几次我都是擦边,差点就打到了骷髅头,也有几次差点就打到了那些浮动着的肢体。虽然前者有那么一点小小的遗憾,可是我比那个李蕴幸运多啦!

    他开枪期间又有好几次打到了肢体。尽管他非常不高兴,可是却不能够放弃。因为这是游戏规则。我们无法更改,也无法逃避,只能够去接受它。尽管我们很不习惯很不喜欢。

    很快,我们的成绩就落下了二十七发。当然,我领先,他在后。

    终于,我,到了一百了。

    窗外的各自成绩标牌上,我的牌子上面的数字已经变成了绿色的一百。而他的成绩牌,还是蓝色的两位数。

    这样看来我还是挺有射击天赋的嘛。要是我进国家射击队?好吧,不现实。我还是尽快解决目前的事情吧。真棘手。

    不是说满了一百发就能够离开这里吗?怎么还没有出现什么变化?我刚想侧过脸去问他,却是惊讶地发现……

    李蕴,他的脸居然完全变形!这还是他的那张脸吗?

    我突然看到,窗外的成绩牌上,各自的成绩数字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句一模一样只是颜色不同的话而已。输了的人就要受到惩罚。

    “啊!我的脸!我的脸!怎么会这样?”我突然听到他大叫。

    我转过头来。我看着他用手捂着脸,有很多很多的血液从指缝渗出来。可是,他的手却没有能够全部捂住他的脸。

    这就是惩罚么?原来这场游戏里面只有一个赢家,不会让两个一起出去?

    我看到他的脸,居然开始碎裂成一块块的肉块,然后开始渗出血液,那些肉块开始一点点地往下掉。

    可是,血液掉到地面上却是会被那地面莫名其妙地吸了进去。低下头一看,没多久,地上就是一堆掉得乱七八糟的肉块,还有斑驳的血迹了。

    再抬起头来,这和刚才我们击打的那些河里面上下沉浮的骷髅头有什么两样?

    可是它正在朝我移动而来!

    不是说满了一百就能够出去了么?!

    这里的李蕴果然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李蕴了!

    在他因为同我的射击比赛失败之后,受到惩罚,脸上的肉全部肢解掉落,变成了一个白森森的骷髅头。可是,也就是这个白森森的骷髅头,竟然指挥着它的肢体朝着我这边移动而来!

    而我们本来站在同一个窗口,相距不过几十厘米。后来我受惊不浅,又远离了他一些距离,可是现在的我们相隔也不会超过一米五。整个房间才这么一点大!

    “嗬……咳咳……嗬嗬……”他的喉咙里不断地发出这些古怪的声音。他是想同我说话么?我可不这么认为。他的肢体语言让我不觉得它是友善的。

    他就这样双手平伸,一步一步朝我走来。指甲以目测可见的生长速度越来越长。

    他不住地紧逼,我不住地后退。我后退还要看一下身后有没有障碍物。可是,越退后我心越来越凉。因为……

    我发现我退到了一个死角里面!

    或许你会问了,我们和一面墙是平行紧逼的,怎么可能会出现到了死角的情况?完全可以在角落那里沿着另一面墙逃走嘛。

    事实也是这样,我们的两点之间的连线和一面墙平行,但是,另一面墙那里竖着一个很大很大的柜子,这样我就毫无回旋之地了!

    我根本就没有办法沿着另一面墙逃走了!

    难道就只有被这个“李蕴”,被这个鬼给弄死吗?这也太冤了点吧!

    还是拼一把?这样下去根本就没办法活命!我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活着出去!尽管前面还有什么未知的危险。但是,这个游戏……这个所谓的什么射击比赛,一定不能够要了我的命!

    我索性豁出去了,也不再后退。四周看了一下,心拔凉拔凉的,什么称手的武器都没有。我也真是无奈了。要是给我一根木棍也好呀!

    事实就是这么残酷,我只能够凭一己之力去对付它了。

    “虽然你长的李蕴的脸,可是你别忽悠我了,我知道你根本就不是李蕴。你不过就是一个……在上一局游戏里陷进来的鬼。”我壮着胆子,对着它说出了我的推测。

    可是,我的这观点也仅仅只是推测啊!万一说错了……

    “嗬嗬嗬……”那个顶着一个白森森的骷髅头的冒牌李蕴喉咙里再次发出古怪的声响,我却没料到它还是会说话的。“呵呵呵,既然你已经猜透了,那么……嗬嗬嗬……”话说到后面就变成了狞笑。

    我注意到,我面对的这个它,暂时停止了朝我前行的脚步,可是,它身上,包括穿着的衣服,却是起了很大的变化!

    现在,他身上穿着的已经不再是刚才看到的李蕴的那身打扮了。他现在一身衣服破破烂烂,就像一个长期在外面流浪的真正的乞丐那样。真正的乞丐应该得到我们的同情,假的乞丐应该吃我们一脚。但是这里……我面前这个乞丐样子的东西(我不知道到底是人还是尸体了……)还踢他一脚?我连靠近都不敢靠近一丝一毫!

    他身上的肉也不再是最初那样的颜色,我看到现在他的手臂上,已经是灰黑和枯槁了。这是一种不属于活人的颜色和状态。

    “变身”之后,他又朝我逼近了过来!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豁出去了!拼一把!

    我一咬牙,冲上去,就是一脚踢到他的肚子。尽管我十分的畏惧,可是,我绝对不能够在这里坐以待毙!

    “嘶~”疼得我倒吸一口凉气。这丫丫的身子骨是石头做的啊?我这一踹不仅没有给他带来一点点伤害,反倒是让我自己给吃了疼。

    不过这样一来,我却是不再是原来那个死角落了。我这一踢后,一闪身,在地上一个翻滚,算是脱离了它的控制。眼看着门就不远了,我赶忙向门那边跑去。

    而他看到我一霎那间就不见了,似乎变得狂怒起来,“唔啊~~~~”他仰天长啸起来。可是这啸声,听起来却是无比的刺耳,让我耳膜生疼。

    随即他就发现了我。他似乎明白了我的意图,就往我这边赶了过来。而此时,我已经来到了门边。

    我就想要拧动门把手逃出去,可是……门却被锁死了!

    无论我怎么拧这个门把手,这张门就是无法动摇一丝一毫!

    而他,却还在再次朝我紧逼过来。

    无奈了,又是这样。看来门是死路了。

    他和我还有一点点距离,最后的决定……

    就这样吧!

    我抓住这最后的一点机会,朝着他冲了过去,然后在他身旁一闪身,朝窗户那边奔去!

    “嘶~”我的背后突然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不用说,肯定是我动作没到位,让它的手指甲给划破了我的衣服,伤到了我的后背。

    可是我无暇顾及这些,我依旧奋不顾身地跳了出去。

    窗外……那条红色的河流……

    一些肢体在漂浮着,一些骷髅头在上下沉浮着,可是它们毕竟是死物。而我,就从窗口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可是,我没料到,河水居然这么浅!

    我的头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感和晕厥感。我的头扎到了河床上。渐渐地,我再次失去了意识……

下一篇:红鞋子的故事

相关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