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来客(富一刀鬼故事)

您正在阅读的内容是「阴间来客(富一刀鬼故事)」, 本文有1902个文字,大小约为9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希望大家能够看的开心哦~

    我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对于所谓的神鬼之说,只是抱着听听看的态度。但是最近的一件事情却颠覆了我多年以来的道德准则。

    三年前,有一次受爷爷所嘱托,给一个从老家来的年轻小伙找了份工作,虽说当时只是举手之劳,也没费太大力气,只是抱着与人方便的态度而已。但那个小伙子很感激我,拉着我的手诚恳的说道:“谢谢你,姐,我家人重承诺,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姐,我一定会好好的报答你的。”我赶忙摆手说:“不用,只要你好好发展,好好工作,就好。”

    事后就再也没有下文了,后来好像听人隐约说道,那个从老家来的小伙子十分机灵上进,很快的就在新单位立足了地,我倒也十分欣慰。

    不过老公却偶尔和我调侃道:“你那老乡不是说要报答你吗,为何自从给他找到工作后,也不见得他来咱家表示感谢呢。我笑着说:“你也是财迷,他刚来城市,也不容易,帮人是不需要理由的。”虽然我嘴上这样说,但心里却一直觉的小伙子的做法有点欠妥,起码要逢年过节打个电话吧。可是自此之后,杳无音信,不久我也就完全忘记了这件事。

    可是在前不久的一个月,我却忽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这个电话改变了我这三十多年来的全部认知。

    那一天旁晚,我手机上忽然有一个陌生的来电电话,我疑惑的接起了电话:“喂,请问,找谁?”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吱吱啦啦的响声,声音很空洞,好像是从很深远的地方传过来一样似的。过了10多秒左右,一个嘶哑的男声传来,“姐,是我,于国伟。”

    “嗯?不好意思,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我说。

    “没呀,我是于长治的儿子。姐忘了吗,三年前,你帮我找了份工作。”

    我的脑子急速的旋转着,终于隐约记起了确实有这么个事。

    这个于长治,好像是爷爷老家的一个远房侄子,虽说我倒从未见过这个人。那他的儿子,也算是我八竿子打不到边的远房表弟呀。

    “对对,你好呀,最近如何呀,好久没联系。”我含糊的说道。“姐,我这么久没来找姐的原因是我爹去世了。”他说。

    “啊,这个,好突然?”我惊讶的说。

    好久没联系的一个人给我打电话一上来就说自己父亲去世了,我身为一个局外人不知道说什么好,所以一时只能说好突然。不过后来感觉不对,赶紧又说道:“啊,节哀顺变呀,别太难过。”

    “嗯,谢谢姐,最近终于从悲哀中缓过神来了。姐,请你吃个饭吧,还要谢谢你当时的帮助呀。”他说。

    “啊,不用,不用……”我语无伦次的说道。

    “姐,我是真心的,今晚8.30火车站旁的必胜客见。”说罢电话声断。

    我呆呆的握着电话,半天无语。对于一个我根本不熟悉的人的热情邀请,我发自内心深处还是有点介怀的。

    思虑良久,眼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牙一咬,简单收拾一下,我离开了家门,准备去赴约。老公坐在沙发上看着我一顿收拾,笑呵呵的说:“玩的开心。我对老公说道:“什么呀,他父亲最近刚去世,哪能开心的玩。”

    差5分8:30我来到了车站旁的必胜客。那里的人并不多,我来到必胜客门口,顺着窗户往里面打量,结果发现在东北角的角落,做着一对青年男女。我仔细一看,男的好像就是于国伟。我揽了揽头发,整了整衣服,慢慢的走进了必胜客的那角。

    我缓缓的来到他俩跟前,还没站稳,只见于国伟立刻站了起来,笑着说道:“姐姐好,好久不见,这是我新交的女友,快燕子,和姐姐打招呼。”国伟身边坐着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长头发的年轻女子也赶紧站了起来,羞涩的说道:“姐姐好。”

    “不用客气,坐坐,大家都是年轻人,坐着聊。”我说。

    大家落座,简单的叫了点食物,开始聊了起来。

    国伟说:“姐,主要是最近父亲去世了,因为身上带孝,所以不方便出来,不好意思。”

    “不要紧,我们都是年轻人,哪里介意这些,有空大家多多聚聚。”我一边说着一边暗暗的打量国伟,于国伟比3年前见的时候没什么太大的改变,还是瘦瘦的,黑黑的,一看就是个典型的农村孩子,但是他身边叫燕子的女孩子,虽然长发蒙住了半个脸,那从那依稀的空隙中,还是能感觉这个女孩惊艳的容貌,女孩的皮肤很白,眼睛很大,嘴型很美。我心里不禁暗暗想:“这小子真有福气,找个女友倒是满漂亮的。”

    本来我也和于国伟不熟悉,整个饭局也就持续了个1个多小时,快临近结束的时候,国伟说:“姐,我最近在老家种了点菜,这个菜在这根本都没有,很稀奇,找个机会,我送给你哈。”我连忙摆手推辞,可是国伟一直坚持,我只好答应。

    又过了一回,我们彼此告别。

    整个事情的发生也就是很平淡,也没有什么吸引人,回家后,我对老公说了和国伟吃饭时的事情。老公道:“稀奇蔬菜,我倒很期待。”

    我道:“你这个吃货,就知道吃。”

    一夜无语,第二日我一早就到了单位,同事们还都没来呢,我慢慢的收拾着自己桌子,忽然一个50岁左右的男子出现在我办公室门口。

    “您是,林静吧。”男人说道

    “对,你是谁?”我说。

    “我是国伟的爸爸,给你送菜的。”男子低沉的说道。

    太快了,昨晚刚说的,没想到今天一大早就给送来了,而且是国伟的父亲,还别说他俩长的满像的。

    我满不好意思连声道谢,收下了国伟他爸给的一袋子蔬菜。

    我看了看这一大袋子蔬菜,给老公打了个电话:“亲,速度吧,人家国伟他爸,今天一早到我单位给我送的菜呢。”

    电话那头半天没有声响,我不禁有点气恼道:“妒忌了吧,看我这个小老乡多好呀。

    半天电话那头传来老公的迟疑的声音:“你老乡的爹不是死了吗?”

    刹那间,我的头皮发麻,对呀,于国伟明明说他父亲死了,那今早给我菜的那个男人是谁。不至于遇鬼了吧。我的头脑飞速的想,得出了两个不成熟的结论,一是这是那个燕子的父亲,国伟也可以叫爹,但是国伟说他们刚认识,刚认识女方的爹就出现有点说不过去。

    二是,国伟他妈梅开二度,但是那个男人长的和国伟很相像,也不好解释。

    我放下电话,想了想,打起了国伟的电话。我想先谢谢他的菜,再转弯抹角的问问送菜的人到底是谁,是不是我听错了之类。结果电话那头却传来你拨打的电话是空号的声音。我当场就惊呆了。我感觉浑身发冷,下意识的手颤巍巍的打开国伟他爸送来的那袋子菜,心里不停的念叨着:“千万别是冥币金元宝之类的。”袋子一打开,一股清新的气息直冲鼻子,确实是菜,我那颗悬了半天的心稍微镇定了点。我拿起来仔细看了看,这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植物,我不知道怎么做,怎么吃,当然我也不敢吃,我叹了口气,把菜放好,把袋子扎紧,随手把它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这件事的开始和结束充满着诡异的气氛,我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只能把此事当做是于国伟的恶作剧或者是别的,因为我也想不到其他答案。

    就这样,我浑浑噩噩的过了几个月,一日陪爷爷去老家扫墓,一路无语,平日和爷爷也很少交流,不知道开口说些什么。乡村的气息很是清新自然,满目绿色,心情也不自觉的放松了许多,忽然,我想起了什么,对爷爷说道:“爷爷,你还记的于国伟,于长治吗?”爷爷眯起眼睛,想了想说道:“我想起来了,真是惨呀,你看旁边那片坟头,就是长治一家的坟呀,前年村里爆发泥石流,长治一家都埋在底下,一个人也没逃出来,可惜呀,据说国伟的女朋友也在场……..

    我的血液刹那间冻住了,我听不见周围的任何声音,我跌跌撞撞的跑向那片坟头,映入眼帘的确实是于长治一家的墓群,我的眼渐渐蒙上了一层白雾,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我不知道为什么哭,只知道这个是我当时唯一的感觉,忽然我的视线聚焦了,墓群周围布满了摇曳中的绿色植物,那就是国伟一家送给我的菜……

上一篇:最后的心愿
下一篇:滴血玫瑰

相关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