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撞鬼魂

鬼大叔为您提供「冲撞鬼魂」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有1691个文字,大小约为8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七月半,鬼门开,先人们会回到阳世间收取一群后辈烧给他们的纸钱,烧纸钱的火给中间不能灭,不能被水冲到,火灭了先人会生气,被水冲到先人就收不到钱。

  今天是七月十五鬼节,娜美的老公去了他的大哥家一起给他的父母烧纸去了就留娜美一个人在家,晚上街边到处都是拿着火盆烧纸的人,一条街都是跳跃的橘红火光和忽明忽暗的暗红火星,黑暗中若隐若现的人影如鬼影重重,娜美很害怕早早的关了店门,在二楼躲着不敢下楼。

  睡觉前,娜美在房间里洗漱完,因为害怕不敢下楼倒水,就打开窗户把水从二楼倒了下去,娜美不敢往外面看只把盆伸出一倒就听见扑呲呲的响声听声音像是倒在火苗上,娜美忍着害怕把头伸出去看,在楼下的街边有一个正在烧纸钱的火盆,那盆水正好倒在了火盆里,她浑身一紧,心里非常慌乱,心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盯着火盆看了好长时间也没发生什么事,就躺在床上睡觉了,之后就被自己有意的遗忘掉了。

  之后的日子很平静,娜美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做起了莫名其妙的梦,梦里有一个黑衣黑裤的老婆婆总来找她不停地骂她是坏女人,不停地骂她,娜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不能还口只能站在那挨骂其实她就算张嘴也发不出声音只能感觉她的嘴在动,每次娜美醒来都会觉得莫名其妙因为那个老太太她跟本不认识见都没见过。

  娜美没当回事每天依然和丈夫开店门关店门算账做着曾经重复多次的是经营着自己的小客栈,后来梦的内容变了那个老婆婆不止每天站在远处骂她开始渐渐的接近她,后来更是到了近前开始用手推桑她,开始捶打她,用手指盖掐她,那美也每次起来在梦里被打的地方酸痛好像有凉风冒出,被掐的地方也会出现青色的淤痕,娜美的气色也开始不好,丈夫也发现了娜美的情况也陪着娜美去看过医生可是什么也没有检查出来,换了好多地方也没有好转,娜美的运势也开始变低经常受无缘无故的伤。

  又一次娜美的丈夫出去采购食材晚上没能及时赶回来就剩那每一人在家,晚上天黑了娜美正在上门板,就听到一个老婆婆再叫她,因为娜美双手举着门板不能回头就随口答应一声,等上好门板回头去看整条街空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没有,娜美感觉后背的汗毛的竖起来了,在整个人哆嗦着四处寻视,一阵风吹来娜美猛地一抖不知不觉出了一身冷汗,娜美赶紧跑回店里关好门,跑到二楼房间里躲在床上蒙着被子发抖。

  第二天,那枚的丈夫回来看见娜美站在柜台后脸苍白的像纸,就赶忙上去询问,走到近前才发现娜美的脸色苍白眼睛却水汽缭绕非常的无神,伸手一摸娜美的额头非常的烫手,马上把娜美抱到了二楼房间里,娜美断断续续的病了几个月,店里店外只有娜美的丈夫在操持,娜美很心疼,但是她不敢下去帮忙一来娜美的病一直时好时坏,二来娜美在白天也可看见那个老婆婆了,虽然一闪而逝还是吧娜美吓的不清。

  一个月过去了娜美的病有点起色,晚上也开始下楼吃饭不再一直呆在房间里了,在这期间那没有一次娜美连烧了两天一夜差点没挺过去,后来发烧好了之后就没有看见那个老婆婆了,做梦多没有梦到过。

  这天晚上,娜美的丈夫打点好客人之后天都已经黑了,娜美从二楼下来吃饭,娜美和丈夫就坐在角落里两人边吃边聊,有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娜美和丈夫看见那人走了过来以为那人可能是吃完了就起身迎了过去。

  “这是来板娘吗?”那人向着娜美的丈夫问。

  “是啊。”娜美的丈夫回答,心里有点疑惑,心想“怎么问这个呢?”

  “老板娘是不是疾病缠,身运势极差。”那人笑了笑问。

  “是啊,你怎么知道?”娜美和丈夫一愣对视一眼,惊讶的问。

  “因为我会看像,我看你老婆阴气缠身,最近一定很不利。”那人一本正经的回答。

  “啊?你说的阴气缠身是什么意思?严不严重?”娜美的丈夫着急的问。

  “很严重,如果不早采取措施会有性命之忧。”那人一脸严肃地说。

  “有没有化解的方法?要怎么做啊?”娜美和丈夫脸色都变了。

  “你们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呢?”那人询问,看来是要帮他们了。

  “没有啊,在这小地方互相都认识,哪能有什么深仇大恨呢?过路的客人我们就更不敢得罪了。”娜美和丈夫想了想说。

  “那有没有得罪过鬼神呢?你们好好想一想。”那人一皱眉说。

  “我们想了好久还是没想起来哪里得罪过鬼神啊!”娜美和丈夫想了一会回答。

  “先生是说我老婆的病和鬼神有关吗?”娜美的丈夫又问。

  “你再好好想想真没有得罪鬼神么?”那人盯着娜美有些严厉得问。

  娜美还是摇了摇头,一脸的纳闷。

  突然娜美听见有人叫她就答应了一声,四处找了找还是没看见人。

  “你找什么呢?”娜美的丈夫看娜美四处张望就问娜美。

  “我听见有人叫,好像隔壁长嫂子的声音。”娜美回答。

  “别找了,你找不到的是鬼喊得你的名字。”那人看着娜美和丈夫说了一句。

  “鬼喊的名字?先生你别吓我啊”娜美的来都白了。

  “我没吓你,你别随意应声了。”那人告诫娜美。

  “你好好想想有没有得罪一个老婆婆。”那人突然对娜美喊了起来吓的娜美一哆嗦。

  “我,我,我没有啊,我从来没有对嘴一个老婆婆。”娜美都要哭出来了。

  那人没有说话,转身把手扭成一个很怪异的姿势然后对着门的方向说了一句

  “你上来干什么?是你自己说,还是我去查?”

  “先生你在跟谁说话啊?到底怎么回事啊?”娜美带着哭腔颤抖着说。

  “你这人,明明得罪过鬼神为什么就是不说就是不承认。”那人冷着脸大声呵斥。

  “我真的不知道啊?”娜美终于哭了出来。

  “还狡辩,人家都找上门来了,我问你七月半你是不是用水毁了人家的纸钱。”那人又说。

  “没有,没有我很信鬼神,绝对不会不敬鬼神。”娜美的丈夫连声否认。

  “我,我好像在七月半用水毁过别人的纸钱。”娜美想了一会小声的说。

  “啊?你真干过?”娜美的丈夫不敢置信的问。

  “对,就是这件事,人家辛辛苦苦的上来那家人给的纸钱,却让你一盆水给冲走了,人家很干吗?”那人看娜美想起来了松了一口气。

  “我不是故意的,七月半的时候他和他大哥家一起给他的父母烧纸,我自己在店里害怕就没出门到水,就把西交的水从二楼的窗户里到出去了,没想到那么巧下面有个火盆,水就倒在了火盆里。”娜美哭着说。

  “先生你帮帮忙,我们也不是故意的,让她饶了我们吧。”娜美的丈夫听见那没的话上前抓住那人的手。

  “那好吧。你们也不是故意的。”那人说完转身有面向门“她们也不是故意的,她陪你纸钱吧,几倍的赔给你。”顿了顿又说“你得寸进尺难道要她命不成?”

  “好了,她答应了,你给她多烧点纸钱,毕竟你还得人家白白受了几个月的苦。”那人对着娜美和丈夫说,,又告诉那个老婆婆的名字。

  娜美的丈夫着外面走去,不一会挑回了两大堆黄纸,在店门口就给那个老婆婆烧去了,事情就这么解决了。

上一篇:坟前停下车
下一篇:哑炮

相关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