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偷听死人说话

您正在阅读的内容是「别偷听死人说话」, 本文有4317个文字,大小约为19KB,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希望大家能够看的开心哦~

    测字店

    紫儿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进了测字店,她问店主:“三天前,我爸爸突然失踪了,你能帮我找到他吗?”

    “随便写个字,我可以通过你写的字测出你爸爸现在在哪儿。”测字店的店主满怀自信地说。

    紫儿提起笔,却不知写什么字好,忽然,她感觉笔自己动了,它在纸上飞快地写出了一个让店主和紫儿同时一惊的字:坟。

    “你……真的要测这个字?”店主嗓音发颤,脸上写满了惊恐。

    紫儿点了点头:“就测这个字,你能通过这个字测出我爸爸现在在哪儿吗?”

    店主双目微闭,口中念念有词,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我已经测出你爸爸的下落,但我不能说。”

    “为什么不能说?”

    “因为你爸爸去了一个不该去的地方。”

    “什么地方?”

    “我不能告诉你那是什么地方。”

    “谁能告诉我?”

    “死人。”

    “他们怎么告诉我?”

    “你趁深夜,偷偷溜进公墓,偷听死人说话,从他们口中你可以查出你爸爸的下落。”

    “我马上去公墓。”

    “先等一等。”店主叫住了紫儿,语重心长地说,“我劝你最好别偷听死人说话。”

    “为什么?”

    “死人说话时,活人一般是听不到的。如果活人能听见死人说话,那必是死人给活人设的圈套。”

    “什么圈套?”

    “让活人死的圈套。”

    “能说的再详细一点吗?”

    店主摇了摇头:“不能,我不想再死一次。”

    紫儿头皮一阵发麻,她觉得店主的话有些不对劲:“你现在是活人还是死人?”

    “以前是活人……”店主说完这句话,就把紫儿推出了测字店,随即砰的一声关上了店门。

    紫儿觉得店主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再一次推开店门,这一次她惊住了:店里布满了灰尘,墙角全是蜘蛛网,一股霉味熏得紫儿的鼻子发酸。

    刚才紫儿进这家店时,店里收拾的还很干净,怎么转眼间就……

    突然,紫儿觉得有具冰冷的尸体正立在她身后,准确地说,是悬在她身后……

    紫儿猛然转过身,双眼惊恐地睁大──她看到店主被吊在了房梁上,尸体悬在半空中,而且早已干瘪。

    一根布满灰尘的绳子紧紧勒住店主的脖子,店主的头无力地垂下,忽然,他的头动了一下,随即缓缓地抬起,他望向紫儿,阴笑着说出了那句未说完的话:“以前是活人,现在是死人。”

    紫儿尖叫着跑出了测字店,她万万没想到,刚才的店主竟是个死人!

    紫儿忽然想起店主说过的那句话,“如果活人能听见死人说话,那必是死人给活人设的圈套。”

    刚才紫儿听见了死人(店主)说话,店主让她趁深夜偷偷溜进公墓,偷听死人说话──这难道是店主给紫儿设的圈套?

    这圈套的目的是什么?

    听到了死人说话

    三天前,紫儿在爸爸的书桌上找到了一封遗书:

    紫儿,爸爸得了晚期癌症,最多只能活一个星期了,临终前爸爸要完成一直未了的遗愿──让妈妈回到你身边,代替我照顾你。紫儿,爸爸走了,去了一个永远回不来的地方,不要找爸爸,以后要听妈妈的话,别淘气。

    紫儿握着遗书,脑海里塞满了问号:妈妈早在一年前就出车祸死了,爸爸怎么能让死去的妈妈再回到她身边?爸爸说去了一个永远回不来的地方,那是什么地方?

    紫儿看完遗书后,就开始寻找爸爸,可找了整整三天都没找到他。第三天的深夜,紫儿进了一家测字店,店主告诉她,只有在夜半无人时,偷听死人说话,才能查出爸爸的下落。紫儿不知道店主的话是真是假,她决定今晚去公墓查看一下。

    临近午夜,紫儿去了公墓,公墓里一片死寂,根本听不到死人的说话声,她怀疑店主是在骗她,转身要离开,却被立在路中央的两座坟绊倒了。

    紫儿从地上爬起,疑惑地望向那两座坟:谁的坟要立在路中央?

    紫儿觉得那两座坟异常诡异,而且从坟里散出一股莫名的阴气,这阴气让紫儿浑身发毛。紫儿轻轻走近那两座坟,把耳朵紧贴在坟上,忽然,她的瞳孔迅速收缩,她真的听到了……

    “三天前,有个叫姚恒的人去了那个地方。”

    “什么?活人怎么可以去那个地方?难道他是想死?”

    “嗯,他是想死,为了另一个死人而死。”

    “哦,原来是这样。咱们也去那个地方玩玩吧,今天可是咱们的节日。”

    “你不说我还忘了,今天是七月十四,咱们一定要去那个地方玩玩的。”

    紫儿真的听到了死人说话!刚才死人说的姚恒就是紫儿的爸爸。

    突然,两座坟慢慢凸起,紫儿知道,这两个死人一定是要从坟里爬出来,然后去那个地方,她决定悄悄尾随这两个死人,跟着他们去那个地方。

    紫儿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与此同时,两个死人从坟里爬了出来,他们拍掉了身上的泥土,不约而同地朝紫儿躲藏的地方轻瞥了一眼,脸上同时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然后径直朝公墓深处走去。

    紫儿望着那两个死人远去的背影,心不禁“咯噔”一紧,她忽然觉得,其中一个死人的背影很熟悉,她又回想起刚才听到的两个死人的对话,其中一个熟悉的声音让她不禁想起了那个人。

    “如果活人能听见死人说话,那必是死人给活人设的圈套。”紫儿知道,刚才那两个死人明显是在给她设套,诱她去那个地方。

    两个死人曾说,活人去了那个地方一定会死,那两个死人是想让紫儿死,他们为什么要让紫儿死?紫儿与他们素不相识,更谈不上有什么深仇大恨。

    紫儿犹豫了,到底该不该尾随那两个死人去那个地方?

    紫儿摸了摸挂在脖子上的金锁──那是爸爸送她的十八岁生日礼物,她一直像至宝一样戴在身上。一想到爸爸,紫儿胆怯的心立刻变得勇敢,她毅然决定:去那个地方。即使再危险,只要能救出爸爸,紫儿也愿意去做。

    阴阳旅店

    紫儿悄悄尾随着两个死人。两个死人走路时快时慢,他们察觉紫儿跟不上时就走慢一点,跟上时就走快一点──这更证实了紫儿刚开始的猜想,那两个死人是在故意把她引到那个地方。

    走了许久之后,突然起了雾,雾气很重,根本看不清前面的路,紫儿只能根据微弱的光线看到两个死人的身影,然后快步跟上去。这种季节根本不可能有雾气,突然起这么大的雾难道是想用这雾气来掩饰那个地方的真实地址?

    走着走着,雾气渐渐散去了,但两个死人却不见了,雾气的尽头是一个繁华的夜市,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十分热闹,但紫儿却觉得这条夜市异常诡异,夜市的上空满是阴森的鬼气。

    紫儿进了夜市,熙熙攘攘的人群与她擦肩而过,但令她心惊的是,这么多人在她身边走过,她却没听到一丝声响,甚至连说话声都没有!

    “小姐,你要住店吗?”一个悦耳的男声从紫儿背后传来,这是紫儿进了夜市后,听到的第一个人声,她显得有些兴奋,立刻转过身来,随即,冷汗浸透了后背──她看到背后这人长了一张无比煞白的脸,身体干枯得像具木乃伊。

    “小姐,你要住店吗?”男子又问了一遍。

    紫儿忽然觉得男子的声音很耳熟,伤佛在哪里听过。她很想拒绝男子,但不知为什么,紫儿却点了点头。男子一看紫儿点头,以为她要住店。就立刻拉着紫儿进了一家旅店,在紫儿被拉进旅店的刹那,她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夜市,她看到夜市上的所有人都停住了脚步,他们看到紫儿被拉进了那家旅店,脸上不约而同地露出惊恐之色。紫儿被拉进旅店,男子立刻锁上了店门,然后装作十分殷勤的样子对紫儿说:“欢迎光临阴阳旅店,我是店主,叫关飞,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我一定照办。”

    “我要离开这里,不想住店。”紫儿说。

    关飞立刻打开锁,推开店门,说:“你现在就可以离开这里,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你出了这个店后,将永远找不到你爸爸了,只有我才知道你爸爸的下落。”

    “我爸爸现在在哪儿?”

    “除非你答应住店,否则我不会告诉你的。”

    “好,我答应住店。”

    关飞又重新锁上店门对紫儿说:“你住二楼。”

    “为什么不让我住一楼。”

    “一楼是死人住的。”

    “二楼是什么人住的?”

    “将要死的人住的。”

    关飞的话如晴天霹雳,震得紫儿全身发颤:“那……我爸爸住一楼还是二楼?”

    “这个问题你不该问。”

    “你住一楼还是二楼?”

    “一楼。”

    紫儿头皮一阵发麻,她万万没想到,关飞竟是个死人,同时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总觉得关飞的声音很耳熟,原来关飞是……

    夜市遇鬼

    紫儿曾在公墓听到两个死人说话,其中的一个死人就是关飞。

    “你先休息吧,明天晚上我会告诉你,你爸爸的下落。”关飞说罢,进了一楼的一个房间,进去后忽然想起了什么,又从房间里走出来,他神秘兮兮地对紫儿说:“外面很危险,晚上不要到处乱跑,特别是听到奇怪的声音时,更不要出去。”

    “晚上有什么奇怪的声音?”

    “别问这么多了,你先上楼睡觉,别往外面看,晚上,这里有不该看的东西。”

    关飞说完,转身回了房间,只留下紫儿木木地站在原地,她脑海里塞满了问号:晚上有什么奇怪的声音?什么东西晚上不该看?

    紫儿上了二楼,二楼有三个房间,两个房间是锁着的,剩下一个开着的房间是专门留给紫儿的,紫儿走了进去,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而且连窗户都没有,墙上都贴了隔音模板,房间的设计似乎是为了防止紫儿在晚上听到奇怪的声音,看到不该看的东西──这更激起了紫儿的好奇心。紫儿决定,今晚偷偷溜出去,看看外面到底有什么。

    紫儿仔细检查了一下二楼,发现二楼没有可以爬到外面去的窗户,她又去了一楼,终于在一楼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找到了一扇破损的窗户,她轻轻推开窗户,爬了出去。

    外面满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但还是没有一丝声响,像一部无声电影,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唢呐声,与此同时,她听到了周围人群的说话声─—刚才的死寂完全被突如其来的唢呐声打破了,夜市里倏然变得像过节一样热闹。

    唢呐声越来越近,夜市上的所有人不约而同地驻足,似乎同时被即将出现的东西吸引住了,他们一起望向街尾,紫儿也好奇地望向街尾。这时,一个卖瓜子的老大妈热情地走到紫儿身边说:“小姑娘,买包瓜子吧?”

    紫儿掏出五块钱,递给了老大妈,趁机问道:“大妈,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这么热闹?”

    “今天是七月十四,以前七月十四并不热闹,但今天不同,有个死人要复活了,这可是大喜事,所以大家都出来看热闹。”

    紫儿觉得老大妈的话听起来有些不对劲:死人怎么可能还会复活?更让紫儿心奇的是,老大妈竟把那五块钱烧了。

    “大妈,你怎么把钱烧了?”

    “傻孩子,钱不烧了,我到地下怎么花?”

    紫儿头皮一阵发麻,她声音颤抖地问老大妈:“大妈,你……该不会是鬼吧?”

    老大妈没有回答她,只是从怀里掏出一面镜子递给紫儿,紫儿用镜子照了照老大妈──镜子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她又用镜子照了照周围的人,镜子里也是空空如也。

    判别鬼有两种方法:灯下无影必是鬼;镜子无人必是鬼。

    老大妈是鬼,周围的所有人都是鬼!

    紫儿头皮更麻了,她惊恐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孩子,千万别让别的鬼知道你是人,否则你会死。”老大妈附在紫儿耳边轻声说完这句就转身离开了。

    老大妈走了后,唢呐声更近了,紫儿看到一排衣着华丽的队伍正朝她走来,队伍的前方是一对吹唢呐的乐手,队伍的后方则是八个壮丁,前四个壮丁抬着一口朱红色的棺材,后四个壮丁抬着一口漆黑色的棺材,每口棺材的上方都放着一副很大的遗像。

    紫儿盯着第一口棺材上的遗像,瞳孔倏然收缩,她又看了一眼第二口棺材上的遗像,不禁惊叫起来……

    圈套

    “爸爸!”紫儿惊叫了一声。

    第一口棺材上的遗像是紫儿的妈妈,第二口棺材上的遗像是紫儿的爸爸。

    因为紫儿的一声惊叫,夜市由喧闹瞬间恢复了最初的死寂,所有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聚集在了紫儿身上,紫儿听到了他们的窃窃私语声。

    “这个女孩是个人!”

    “抓住她,咱们也可以复活了。”

    “对,抓住她……”

    紫儿看到所有的鬼正慢慢向她靠拢,它们的眼中都闪露着凶光。

    紫儿忽觉得天昏地暗,她晕过去了。

    紫儿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阴阳旅店里。

    “你终于醒了,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恐怕早就死了。”关飞责备地说。

    “你为什么要救我?”

    “我在阴间听说了一个可以让死人复活的方法:在鬼节,用活人给死人陪葬,死人就能复活。我救你是为了让你为我陪葬,如果今晚我不救你,别的死人就会拿你去陪葬,那么我精心设计的圈套不就全泡汤了吗?”

    “你好卑鄙!”

    “你再睡一会儿,明晚就是你的死期。”

    关飞话音刚落,紫儿立刻感觉眼皮越来越重,不知不觉又晕过去了。

    紫儿再次醒来时,发现床边坐着一个中年妇女:“紫儿,你醒了?”中年妇女试探着问了一句。

    “妈妈?真的是你?”紫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妈妈复活了,她又回到了紫儿身边。

    “是我,妈妈来陪你了。”妈妈紧紧地把紫儿搂在怀里,眼里噙满了泪。

    “妈妈,你是怎么来这儿的?”

    “一个测字店的店主告诉我你在这里,我就来了,没想到你真的在这里。”

    紫儿的心“咯噔”一紧,一种不安的感觉油然而生,她仔细回忆着这两天发生的事,忽然明白了关飞的圈套。

    前天晚上,紫儿去公墓听到了两个死人说话。那两个死人就是关飞和测字店店主,当他们两个从坟里爬出来时,躲在暗处的紫儿看到了他们两个的背影,紫儿一眼就认出了其中一个死人是测字店店主,店主在测字店诱紫儿去公墓偷听死人说话,是关飞圈套的第二步。

    紫儿被关飞骗进阴阳旅店,并让她跟妈妈重逢,是关飞圈套的第三步。

    鬼节共两天,第一天是七月十四,第二天是七月十五,今天是七月十五,鬼节的第二天,店主和关飞一定会让紫儿和紫儿妈妈在鬼节这天为他们两个死人陪葬,这样他们两个死人就可以同时复活了──这是关飞圈套的最后一步。

    店主知道紫儿爸爸得了癌症,快要死了,就主动找到紫儿爸爸,告诉他在鬼节的时候,用活人给死人陪葬,死人就能复活。紫儿爸爸对店主的话深信不疑,他按照店主的指示,来到了阴阳旅店,然后由关飞安排他跟紫儿妈妈陪葬──这是圈套的第一步。

    紫儿爸爸跟紫儿妈妈陪葬后,紫儿妈妈复活了,并被店主骗进了阴阳旅店,而紫儿,则被店主和关飞用计诱进了阴阳旅店,这样店主和关飞就同时拥有了两个活人陪葬,于是他们两个死人就可以同时复活了,这就是店主和关飞的全部圈套。

    砰──

    门被店主和关飞踹开了,他们把紫儿和紫儿妈妈押到了一楼。

    一楼的大厅里放着四口棺材,前两口是专为死人准备的朱红色的棺材,棺材的上方放着店主和关飞的遗像,后两口是专为活人准备的漆黑色棺材,棺材的上方放着紫儿和紫儿妈妈的遗像,一楼门口,站着一群看热闹的鬼,鬼群中还有一排吹唢呐的乐手。

    “这四口棺材将重新以丧葬的仪式再葬一次,这样才算是活人给死人陪葬。你们母女给我们陪葬后,将会魂飞魄散,你们死后连鬼都做不成,所以你们不要打算死后化成厉鬼来害我们两个了。”关飞阴笑着说道。

    “你们好卑鄙。”紫儿愤怒地说。

    “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忌日了。”关飞说完,把紫儿妈妈押进了那口漆黑色棺材里,与此同时,唢呐声响起,声音尖锐刺耳。

    “现在该轮到你了。”店主抱起紫儿,朝另一口棺材走去。

    “孩子,赶快解开那两口棺材前的吊索,他们两个是吊死鬼,魂魄都寄宿在吊索上,只要解开吊索,他们就会魂飞魄散。”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紫儿立刻扭头望向门口,在门口站着的正是昨晚卖给她瓜子的老大妈,老大妈还在重复着刚才的那句话:孩子,赶快解开……

    紫儿拼劲全身力气,从店主怀里挣脱出去,以最快的速度跑到那两口朱红色的棺材前,解开了吊索,与此同时,紫儿听到了店主和关飞歇斯底里的惨叫声。

    惨叫声之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一楼大厅里只剩下四口棺材,门外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紫儿打开那口漆黑色的棺材,把妈妈从棺材里拉了出来:“妈妈,他们都走了,咱们安全了。”

    “我刚才好像听到了一个老大妈的声音,那个声音十分耳熟,她好像是……”

    “刚才幸亏那个老大妈告诉我,解开棺材前的吊索,那两个死人就会魂飞魄散,是那个老大妈救了咱们,可是我不明白,我们跟那个老大妈素不相识,她为什么要救咱们?”

    “紫儿,你知道那个老大妈是谁吗?”

    紫儿摇了摇头。

    “她是你外婆。”

    紫儿妈妈的话解开了紫儿心中的疑惑,她现在明白了老大妈为什么要救她们母女了。

    测字店新店主

    紫儿爸爸为紫儿妈妈陪葬后,就魂飞魄散了,紫儿无法让爸爸复活,这对紫儿来说是个终生的遗憾,不过这次经历让紫儿发现了一个新的商机:赚死人的钱。

    紫儿把原来的测字店重新装修了一下,她成了测字店的新店主。

    午夜,一个浑身是血的死人步履蹒跚地进了测字店,他扔给紫儿十几打钱,气势汹汹地说:“我要一个活人为我陪葬,我要复活。”

    紫儿把钱小心翼翼地锁进了保险柜,然后满脸堆笑地对那个死人说:“先登记一下你坟的地址,一有活人来我这店,我一定诱那人去你的坟。”

    死人用血手指在紫儿的记事簿上写下了一排血字:天堂陵园13号坟,写完后,死人转身离开了测字店。

    “我的孩子丢了,你能帮我找到他吗?”一个年轻妈妈焦急地问正端坐在测字店柜台前的紫儿。

    “随便写个字,我可以通过你写的字测出你孩子的下落。”紫儿说这话时,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笑。

    年轻妈妈写下了一个字,紫儿看了一眼那个字后,便开始双目微闭,口中念念有词,做出一副正在解字的模样来,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语重心长地说:“我已经测出你孩子的下落了,他被人拐跑了。”

    “拐到哪儿去了?”年轻妈妈焦急地问。

    “拐到一个活人不该去的地方。”

    “什么地方?”

    “这个地方只有死人知道,今晚午夜,你去天堂陵园13号坟,那座坟里的死人会带你去那个地方……”

上一篇:迪奥的世界

相关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