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同的名字

您正在阅读的内容是「相同的名字」, 本文有3878个文字,大小约为17KB,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希望大家能够看的开心哦~

    到处都是我的名字

    “赵成翰。”我的名字就这样被写在木头桌子上。

    今天是我考技术职照的日子,这间教室就是我们的考场。我很快地就把考卷写完了,等待交卷的时刻实在是闲得发慌,于是开始东看西看,没想到这一看竟发现这张木头桌子上写着我的大名,一字无差。难道说有个小鬼跟我同名同姓?

    这不是不可能……但如果说还坐到同一张桌子,那这个巧合真的帅呆了。

    于是我不禁笑笑,这可以归类成一种好运气,看来这张职照是拿定了。

    终于时间到,我跟着大家一起走出考场准备回家。其它的考生纷纷去停车场取车,我也不例外。但是发现旁边机车的后视镜上写了自己名字的,我大概就是惟一一个了。

    那是用油性签字笔写上去的,字迹与刚刚看到的那个雷同。这不太对劲。

    我一向不是一个迟钝的人,尤其这两个事件发生的时间点那么相近,我不可能不把他们串起来。

    写我的名字,目的是什么呢?单纯的整人游戏吗?

    我看了看周遭,并没有任何认识的人。

    这时,一只手拿着钥匙开启了旁边摩托车的车厢,原来是该车的主人到来。车主我也不认识,看起来就是个平凡的过路人。他悠闲地拿出安全帽后戴上。似乎还没有发现我的大名。于是我跨上摩托车想快点离开,免得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干谁乱写!”这时一声怒吼在耳边响起,终于还是被发现了。

    但我故作镇定地戴上全罩式安全帽,向他耸耸肩后便发动车子走了,而在离去的前段过程中,还可以听见他连绵不断的干骂声……

    很明显的,这应该是一桩嫁祸事件。那个写我名字的人大概躲在某处窥探,极有可能是我的熟人,动机单纯的就是恶作剧。我一边骑着车,一边希望自己的推测是对的。

    直到一个红绿灯把我拦下。我看着路旁的电线杆上的三个小字,瞬间头皮整个发麻。

    为什么?他怎么知道我刚好会被这个红绿灯拦下?他怎么知道我会去看这电线杆?他怎么知道我看的是哪个角度?

    等我回过神来,后面的机车汽车已经按喇叭按得惊天动地了。于是我赶紧催了油门就走,心里面一片混乱。现在我只想快点回到家里,我的房间,然后坐在我的椅子上好好思考这一切。

    突然,我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在震动着。然而我正骑车骑到一半,若要放单手去接的话,下场是撞车,这是上次的经验,所以这次我赶紧把车停到路边,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电话。

    “喂?”

    “请问是赵成翰吗?”话筒那端竟然传来一个听起来就是明显变声过的声音。

    “我是。你是?”于是我心里面的紧张又再覆盖上一层。到底怎么一回事?

    “喀啦。”电话突然就被挂断!手机话筒贴着我的耳朵,我觉得我的汗几乎沾湿了整个手机屏幕。

    恶作剧吗?好像已经超过那个范围了。还是说这是要诈财或绑架之类的手段呢?那为什么写我的名字,大费周章。不行,我完全想不通。

    手机关机后我便一路时速七十千米冲回家里。我一回家立刻就拿了冰可乐出来用力灌掉,然后坐在舒适的椅子上回想着这一切。

    先是意外在教室桌子上发现我的名字,接下来是旁边机车的后视镜上写我名字,之后又在电线杆上看到我名字,最后又是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也牵扯到我的名字。

    赵成翰、赵成翰。这到底有什么意义?我不能理解,于是我决定暂时放弃。打开电脑,我决定去博客把这件诡异的事情记录下来。

    上线后,我发现我有不少新增的留言。这些多半是老朋友上来打屁乱讲话,看了以后我的心情开始放松了下来。好像一种麻醉药,陷入后就变成了一种痴呆状态。而剩下的留言几乎都是不知名人士乱打广告,于是我开始一个一个点起来删掉:做完例行公事后,我便把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写了下来。

    “赵成翰、赵成翰。这到底有什么意义?”我念着这句话,顿时觉得很有涵义。没想到我乱想一通的字句,竞还参杂些哲学味。于是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杀人名单

    我在晚餐后就已经不对这件事情放太多的注意力。也许,真的只是一个恶作剧吧?嗯,睡了。明天还有其他事呢。

    睡眠彷佛是几秒的事情。我闭上眼睛,一片黑暗,然后睁开眼睛,天亮了。

    好久没有睡得那么舒服了,我想一定是昨天被那件事情搞得心力交瘁,所以才会睡得那么熟。躺在床上,我看着天花板慢慢收拾精神,终于在十分钟后,我决定结束赖床起身。

    “赵成翰。”黑色歪扭的三个大字,就这样写在我的墙壁上!

    我顿时吓得尖叫了出来!安静的清晨,忽然感觉比深沉的黑夜还要诡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昨天晚上写上去的?难道说有人入侵我的房间吗?

    扭曲的大字静静地写在墙壁上,我看得冷汗直流。然后我几乎是冲出了家门,跑到学校的图书馆里企图冷静下来。

    这桩事件太诡异了……写我的名字到底要干什么?还是说……这根本就是我自己写的,我人格分裂了,刹那间我彻底的毛骨悚然。我该怎么办?

    “嗯……你说的这个太扯了!”屁强皱着眉头。

    “是真的!我发誓。不信的话可以来我家墙壁看那些字迹。”我坚定地说着。

    为了舒缓这巨大的压力,我找了我的好朋友,屁强。他这个人平常虽然有些玩世不恭,但骨子里其实是个挺不错的人。在我的杀人名单里面,他排到五年后才会被我杀死。

    是的……我拟了一份杀人名单。里面写着我认识的人,也包括我单方面认识的人,比如说政治人物或是艺人等等;但我不是一个变态,只是一个怪胎。因为我写归写,但我从来就没有去实现它,一切都只是出于趣味。

    “我觉得你是双重人格。”这时屁强认真地说着。

    “又不是拍电影。”我口气有点不悦,可是心里却很紧张。

    “拍电影?有啦,我想到一个办法了!”屁强倏地想到了什么,拍拍我的肩膀。

    于是我装了摄像头。在入睡以前,我在房间的最高角落用延长线装上一个摄像头,准备拍摄我整个晚上的过程,为此我还特地买了一颗外接的硬盘,以免错过任何片段。

    而原先墙壁上的字已经被我刷掉,只留下一片突兀的粉白,现在一切都已就绪。若真的要套“双重人格”这个理由的话,似乎也不是不成立。但是我还是想把一切弄个清楚……

    大灯熄灭。小夜灯微微地发亮。但是很快的,那丝光芒就消失在我的视界中。

    隔天醒来,我的房间毫无任何异状。我环视四周,一切都跟入睡前相同。于是我稍微松了一口气……

    然而当我坐到书桌前准备收拾东西上学之际,我赫然发现有一样东西出现在我的桌子上——杀人名单。

    这一瞬间我足足呆了五秒左右。平常这本小册子我都是收在最下层上锁的抽屉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于是我一边惊疑地拾起这小册子,接着下意识地打开了它。

    下一片刻,惊悚无比的画面映入眼帘!

    “赵成翰赵成翰赵成翰赵成翰赵成翰赵成翰……”——所有我写过的名字全被划掉,然后补上我的名字’

    我感觉每一根骨头都像被浸到南极冰海里那般寒冷!好大一个谜团里面,我怎么闯也出不去,该怎么办’对了!我有摄像!

    忽然想起来我还装了这个秘密法宝,于是我颤抖地开了软件,立刻将昨天的影像快速播放一遍。 开始,我还躺得好好地睡觉,一切均无异状。但到了半夜两点四十二分的时候,我房间的门忽然被打开了……

    一道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那是我。那……是……我!我看到这里霎时寒毛直竖。画面中我躺得好好地在床上,然后另一个“我”走了进来,看了熟睡的我一眼,随后便走到我的书桌前坐下,撬开抽屉拿出本子开始涂写。

    而在完毕以后,“我”又再看了我一眼后才缓缓走了出去。

    我颤抖的手指用力控制了好久才勉强关掉窗口。然后我关掉屏幕,用双掌捂住脸用力地搓揉。

    两个自己?这是灵异事件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灵魂出窍?所以我不是人格分裂,而是灵魂分裂?越想,就越不符合逻辑,越想,就越害怕。

    呼!我用力地摇了摇头,决定关掉计算机然后去上学,如果再有事件发生就去看附近那问诊所的心理医生。

    于是我重新打开屏幕,准备点选指令关机。但没想到就在这一刹那,我看见屏幕上的小窗口里,坐在电脑前面看着屏幕的我,背后还站着一个弯腰的人,视线掠过我的头项也看着屏幕。刹那间,我全身僵硬了。

    我的背后,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了?电脑屏幕画面上,两个人都维持着同样姿势,一动也不动。我简直快崩溃了。我要怎么办?我要怎么办!然而就在这时,那个站在我背后的人……忽然动了。

    只见他缓缓转身,然后盯向摄像头的镜头——那是我的脸!那是我的脸!我的脸,我的眼晴,就这样盯着镜头,透过屏幕,对着电脑前的我微笑!

    这一瞬间,我恐惧的情绪全都挤压上了高潮!

    也不晓得是哪里来的勇气,我竟用力地回过身来,同时大声一吼:“站住!”

    可是,我吼的方向并没有人影。空荡荡的,整个房间,只有我一个人。我赶紧再回头看屏幕,还是只有我一个人

    我顿时无力地坐在椅子上,发出生硬的声响。皮革的椅套上,全是我的冷汗……

    我们都是赵成翰

    我想,我得去看心理医生。

    “医生?”坐在躺椅上,我看着突然不说话的医生,他脸色异常地难看,明明他才刚看完我的病历,还没展开任何诊断啊?

    这时他缓缓说话了:“你说……你的名字叫做赵成翰'”

    “呃,病历表上写得很清楚吧。”我愣愣地回答。然后我从他的口中得到一个更加惊人的答案。

    “你是我这个月以来,第四个叫做赵成翰的病人。”医生嘴唇发白地推了推眼镜。

    除了脑海一片空白外,我找不到任何词汇来形容心里的震撼。随后我便离开了诊所。虽然脚步沉重,但心里面仍飞快想着刚刚医生所说的话。

    原来……医生他这个月已经接过四个案例,病人名称都叫做赵成翰,这些赵成翰都各自碰上不同的怪事,促使他们不得不找心理医生来寻求答案。而更诡异的是,这医生跟一些开业同行聊天时,甚至发现同行也都辅导过叫做赵成翰的病人!

    原来有那么多跟我同名同姓的人?还跟我一样有莫名的遭遇?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

    “喂?赵成翰吗?”这声线好熟悉,我一下子便认出来这是刚才那名心理医生的声音,“我有个信息要给你……”

    “是!”信息,于是我仔细地听医生说完,结束通话。

    这个信息,似乎让情况出现了新的转机。原来所有的赵成翰约好要一起见面,共同讨论这个诡异的事件!而时间就约在明天,我自然是一口答应。我回到家后整夜没有睡,恐惧地死撑着眼睛。还好那个“我”没有再出现,直至天明。

    穿衣服后我便马上往约定好聚会的咖啡厅出发。

    我抵达聚会地点时距离约的时间还有十分钟左右。这间咖啡厅大概是因为地点的缘故,生意不怎么好,只有三三两两吃早餐的客人坐着看报纸。看来好像只有我早到'但我才刚那么想,门口就陆陆续续走进人来。

    “你好,我是赵成翰。”

    “你好,我也是赵成翰。”

    “我也是赵成翰。”

    “嗨,我也是赵成翰。”

    看起来似乎像个愚蠢的笑话,但每个人的脸色都异常凝重。这些人年纪、外貌、气质各有不同,惟一的共通点……除了性别之外,就真的只剩下名字了。

    没多久后大家都到齐了,吧台煮咖啡的老板热情地招呼我们,腾出一张大长桌让我们坐下,还送来热腾腾的咖啡,但我们彼此之间却鲜少交谈,气氛十分僵硬。

    这时,突然有个赵成翰说话了“请问……发起的那个人来了吗?”

    原来是这样呀!对啊,主办的人没来,难怪气氛这么奇怪。于是群赵成翰就这样你看我我看你地望来望去,却没有一个人承认他是主办人……

    然后就这样过了许久,主办人依旧没有出现。而大家也显得越来越紧张,怀疑起这场聚会的目的。难道说主办人其实来了,却混在当中不肯承认?

    看着这群赵成翰齐聚一堂。突然间,我竞想到了我的杀人名单。于是一股极不好、极可怕的想法完全淹没了我!莫非这里的赵成翰,全都要被杀死?想到此,冷汗顿时湿透了我的上衣跟内裤。没多久后旁边几桌的客人也都走了,全店就只剩下我们这群赵成翰们。

    这时咖啡店的铁门突然拉了下来。这让我们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还有人紧张地站了起来。

    “大家好,我是赵成翰。”突地,一个男人走到了大长桌前发言。

    他正是刚刚在吧台里煮咖啡的老板!原来……原来他也是赵成翰!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他。有的抱怨,有的叹气,有的不说话。

    我紧抿着嘴巴,舌头在牙齿与颊肉之间来回移动,这是我不安时的习惯动作。咖啡就摆在我的眼前,我却没去碰任何一口。等……等等……他是主办人,而这咖啡又是他煮的?刹那间刚刚那股不祥的预感扑天盖地而来。

    忽然有一个赵威翰碰的一声趴倒在桌子上,咖啡扑翻!紧接着好几个赵成翰都纷纷倒了下去,到最后只剩我一人醒着,跟老板面对面相望。

    “喔?没想到还有人没喝咖啡呀?”老板从容站着对我微笑。

    “你为什么!”我惊惶大吼,打算逃跑却想起刚才铁门都被拉下。

    “哈哈哈……名字这种东西啊,真的很有趣呢!大家都是一样的名字,可是却又是完全不同的人。这样子的话那怎么还可以叫同个名字呢々”老板阴森森地笑着。

    “……”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心脏扑通扑通狂跳。

    “不过共通点是一大家都会死赵成翰死了,都死光了!”这时老板倏地张扬地大笑。

    “你是怎么制造那些奇怪的景象的?”我战战兢兢地问。

    “当然是做假啊。”老板突然停止了大笑,并且得意地望着我。

    彷佛纵火犯看着火场现场般,眼神缠绕着疯狂。他绝对是疯子!

    “我花了三天的时间跟踪你,不论是写名字打电话,还是操纵红绿灯,或是入侵计算机制作合成,甚至跟心理医师私下串通,这些都是我一手做出来的。”老板冷笑着说道。

    “什么?连心理医生都?你是谁?你真的是咖啡厅老板吗!”我惊愕大叫。

    “是啊,我是这问店的老板,我叫做赵成翰,”男子莞尔,“同时也是个小说家。”

    “什……什么?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毛骨悚然地质问着,脑袋陷八一片混乱。

    “哈哈哈……关于这个,”他看着我,眼神透出绝对的神秘与残虐“你就不必知道了。”

    忽然间、我闻到一股甜甜的气味,于是这才惊觉有危险,但一切都已来不及……我感到身体一阵发软,然后眼前越来越黑,老板戴着口罩的身影,就这样往我越走越近……

    尾声

    “越走越近……”男子细细地点上最后的符号,完成了文稿。

    小小的房间里,书桌上全是誊写的纸张,而这男子一一正是那名咖啡厅老板。

    “好。收笔”男子阖上笔盖,心满意足地审视着成品,“如此一来,最后一名赵成翰的心理揣摩也到此结束了。”接着他放下文稿,起身伸了个懒腰。

    “伤脑筋,光是处理八具尸体跟书写这些东西就花掉两个多礼拜的时间,这么久没开店,客人大概会以为倒闭而跑光了吧。”他随口碎念着,但也不是真的抱怨。

    之后他便开始在小小的房间中来回走动,除了一边舒展筋骨外,也顺便将散落各处的文件都一一收齐,每一份拿在手上的作品,他都视为珍宝那般疼惜。

    片刻,他总算完成收拾的动作,准备打开抽屉将作品锁到最深的黑暗里,却没想到因此让一张照片从里头飘落而出。

    “喔?原来这张照片跑到这里来了?”男子愣了愣,一把放下文稿,然后缓缓地将那照片拾起检视。

    “我好想你啊……”男子的眼神渐渐痴狂。

    黑白照片上是一名少年的正面照,照片左上方写着姓名与生卒年日期,仔细一看就知道是三年前死的,享年22岁。www.sdxtdj.com

    “呵呵……我准备了很精采的小礼物给你哦。”男子低声喃喃,光线彷佛将他的表情剪贴成幽魅,“一向喜爱我所写的惊悚小说的你,一定会很高兴,你总是臣服于我那拟真的情节之下^这故事是献给你的,专属于你的……”

    “故事中那些死去的人,都跟你拥有一样的名字,这也是他们必须消失的原因……因为没人跟你是一模一样的,你是无可取代的,我绝对不允许那些明明与你不同、却拥有相同姓名的人存在,那对你而言是种亵渎!”

    男子将照片贴在自己的胸怀上,神情颤抖肃穆,嘴角溢出幸福的微笑,下一刻,他的手指紧揪。

    “我的成翰……”

上一篇:灵魂转世
下一篇:人皮灯笼

相关故事推荐